当前位置:新女网 > 热点

姐姐是杨丽萍,女儿是小彩旗,老公是最帅村长,她是大写的人生赢家

2017-01-25 20:12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陶冶 浏览量:102006
56 0


在大理双廊,人称“四姐"的杨丽梅是绝对的名人。




杨丽萍的妹妹、小彩旗的妈妈,最帅村长八旬的夫人、粉四老板娘,同时她还是一位画家,一生只画舞蹈这一种主题。


本月,她在重庆大剧院举办了个人的画展,并和新姐畅聊杨家那些优秀的女人。



接受新姐采访的杨丽梅身着蓝色中式长衫,围着一条暗红色的围巾,头顶绾了一个发髻,前来迎接我们。这身打扮不仅是她的Logo,也是整个杨氏女人闪亮的民族之魂。杨丽梅说,杨丽萍2岁就要求小彩旗留长发,她们的衣服也是私人订制的,小彩旗现在的穿着兼具民族风和时尚感。“彩旗小的时候,我就开始搜集老绣片给她做衣服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嘛。”


先来看看她的作品吧

仙气四溢的杨丽萍

化身孔雀仙子的杨丽萍

千变万化的杨丽萍


杨丽萍 ,杨丽梅绘画的唯一主题!



画了二十多年,杨丽梅作品只有一个主题,姐姐杨丽萍。


每个立志当画家的人都得有点证明自己的天赋,杨丽梅的自我认同来自于从小偷看姐姐练舞的回忆——从小家里孩子多,我们家有四个孩子,杨丽萍是老大,父母忙着照顾中间的,我就被杨老师背着长大了。对,说起杨丽萍,杨丽梅习惯用“老师”表示敬畏之心,对于她来说,杨丽萍是爱她护她的姐姐,也是责她管她的母亲。


    

杨丽萍和杨丽梅


杨丽萍十一岁考上了西双版纳民族歌舞团,刚上小学的杨丽梅一放学就跑去团里看姐姐排练,晚上就赖在那睡。可以说,杨丽梅是看着姐姐的舞蹈长大的,那股不明白什么时候就被启蒙的艺术源流,不知所起,没有尽头。后来就化成了对舞蹈的另一份执着,绘画,且,始终以舞蹈为主题为初心。“19岁,我考上了中央民族学院美术系,已经在中央民族歌舞团工作的杨老师尽管每个月工资只有两三百,却舍得一次性给我付半学期的学费1500块,还带着我同吃同住,天底下没几个兄弟姐妹能做到吧。”对于这份支持,杨丽梅认为绝不限于血缘,“如果不是因为我有天分,她也不会支持我画画的,杨老师看人的本领挺厉害,她是慧眼识英才。”


也许,在为自己的梦想坚持到舞坛之巅的杨丽萍,本身对于有才之人,就有一份同理心,在她的舞蹈生涯中,帮助了不少白族少男少女从田间地头冲上人生之巅,对于自己的妹妹,自然更是不吝贡献。就这样,在姐姐的帮助下,白族少女杨丽梅下定决心北漂,在北京学习绘画,站稳脚跟,舞蹈主题,是她绘画生涯中的一抹亮色,也是最为知名的“标签”。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坚持以舞蹈为主题,国内应该没别人能做到了。”


展览现场,杨丽萍不同时期的魅影仙姿以抽象或具象或超现实的形式跃然纸上,雀之空灵,迷之舞动,不仅幻化在《孔雀》、《藏密》等舞剧中,也凝固在杨丽梅的画布之上。


我问杨丽梅,杨丽萍老师怎么评价你的画?她笑着回答“她觉得不错,我一直画她,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我画出了她想表达的那种内涵。不然她怎么一直支持我,杨老师是个很爱才的人,不只因为我是她四妹,放牛娃只要有才,她也会帮。”


我再问,杨丽萍已经接近60岁了,你还能画她几年呢?她有一瞬间的放空,“她可能还会跳两年吧,她还有一个最后的任务就是把白族传统的舞剧《五朵金花》编成最后舞剧,然后就谢幕了。不过她也说了嘛,离开舞台后会在田间地头继续跳,我也会继续创作的,一直画到我死。”



未来,小彩旗会接过杨丽萍的衣钵吗?



可以肯定的是,杨丽梅的舞蹈绘画不仅不会停,还将有新的形象加入。即将年满18岁的小彩旗,在杨丽萍的《孔雀之冬》中跳主角,从一个最开始打鼓转圈的点缀成长为了一个不可或缺的角儿。杨丽梅觉得,是时候画小彩旗了。

这幅让大家眼光移不开的画作是杨丽梅2016年的新作,穿着民族服饰,披散着长发的小彩旗灵动得像是惊鸿仙子。


对于杨丽梅来说,让小彩旗跟着杨丽萍学舞蹈是她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 


小彩旗3岁的时候,杨丽梅将她丢给了杨丽萍,自己回到大理闲云野鹤画画。不是狠心,是因为这孩子身上,灵性天成,好像天生体内就流淌着舞蹈的血液,指引着她从一楼杨丽梅的卧室日日爬上二楼杨丽萍的卧室,循着音乐,轻轻推开阿姨的房门,好奇地观察正在练功的著名舞蹈家。“保姆把她从楼上抱下来,放我旁边,等我睡着了,她又爬上去了。我大姐当时就说,这孩子真有意思。”


年幼的小彩旗和杨丽萍

    

3岁小彩旗就登台表演了,“几十个鼓同时开打,电闪雷鸣,一般的孩子会吓哭吧,她却满是兴奋、开心。”

小彩旗台上击鼓,杨丽萍悉心指导

    

5岁,“她临上台表演前发高烧,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还是硬着头皮准时登场,完了直接被送去医院打点滴。这孩子一点没有畏难情绪,也许是从小就在舞团长大,跟大姐姐一起生活,所以懂事早,有团队精神,还会照顾别人,杨老师都觉得很惊讶。我是画家,生活方式懒散自由,是一个相对自由的个体,而舞蹈是团队才能完成的,小彩旗有团队精神,她是为舞蹈而生。”杨丽梅说起女儿,一脸骄傲自豪。

杨丽萍替小彩旗整理着装

 杨丽萍和小彩旗携手登台表演


就好像2014年的春晚,小彩旗当着几十亿观众的面,原地旋转整整四个小时,下来后没事人一样活蹦乱跳的,“连杨老师都说,我只能转十几二十圈,小彩旗能转4个小时,她已经超越我了。”所以,面对杨丽萍退休后,小彩旗能否接过她的衣钵,杨丽梅是满怀信心的,毕竟,女儿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她没有接受义务教育,却对音乐、文学、艺术有着非同一般的天赋;她没有正式签约经纪公司,却也能在影视剧和真人秀中获得超强的存在感。

在重庆,杨丽梅和小彩旗亲密合影


对于女儿的未来,杨丽梅表示鼓励她多做尝试,但不希望她进入娱乐圈,“她喜欢就尝试一下,孩子十几岁精力旺盛好奇心又强,经历一下没什么,但我希望她还是像杨老师一样,成为一个纯粹的舞蹈家,不要昙花一现,她的天赋中国没有第二个人,何必要削尖脑袋进娱乐圈呢,那个圈子那么复杂。”

    

             

杨丽梅有个叫八旬的帅老公

    


关于杨丽梅和老公的爱情有一段很动人的描述“当年,杨丽萍最小的妹妹小四儿跟她来到双廊,有个叫八旬的帅男生问她:‘这里好不好,要不要留下来?”小四说:“好是好,就是这里没有爱情……’八旬说:‘那你嫁给我吧……


于是,在小彩旗两岁的时候,杨丽梅带着她回到洱海边,嫁给了酷似演员张震的最帅村长、比她小十多岁的八旬。


当年,年轻英俊的八旬经营着自家的鱼类加工厂,每天凌晨三点就要去洱海边挨家挨户收购新鲜鱼,还引进了当时村里唯一的桶装水灌装设备。


虽然杨丽梅的家人一开始对这个小伙子并不看好,但杨丽梅坚持自己的选择不动摇,“认识我老公的时候,他才23岁,我比他要大十多岁呢,以前他就是小渔村的孩子,一点都不起眼。我一开始说要嫁他我三姐都不同意”现在你看,我还是很有眼光的吧。


如今,两人的儿子八小弟已经11岁了,继承了妈妈的绘画天赋,自编自画完成了一本漫画书。杨丽梅笑着说:“老公是独子,我生了八小弟,也圆满了……”


八旬卸任村长后,成为一个建筑设计师,现在工作很忙,在上海设计庄园。杨丽梅的粉四酒店一号院二号院均由他设计,不忙的时候,他就和胡军一起玩哈雷,每年定期去美国骑一个月的车。杨丽梅笑着说:“下次来大理,介绍我老公给你认识啊,是个帅哥。”



彩蛋

  


采访当日,我们见到了一身仙气的小彩旗,特意来给妈妈的画展捧场的小彩旗,面对我们的镜头,两人牵手、拥抱,自然流露地拍着合照。临走时忽然回过头对母亲说:“天气冷,你把我的外套穿上啊,不要冻着了。”


就像在寒夜里忽然升起暖暖的小火炉子,一点一点围过来,热你、软你、化开你,所谓的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眼下最为点题。

     


新女报:妈妈和姨妈对你的爱,有什么不一样?

小彩旗:简单来说,妈妈生了我,把我放养给了姨妈。姨妈介绍我认识了很多人,给了我一片广阔世界。

新女报:你妈妈说不希望你进娱乐圈,你自己呢?

小彩旗:我喜欢什么都尝试一下,我应该能平衡好时间和精力。

新女报:杨丽萍退休后,你是她的接班人吗?

小彩旗:努力吧,她也有很多优秀的徒弟,我们都会努力传承她的事业。

新女报:怎样评价妈妈的画?

小彩旗:我不敢随意评价,不过妈妈在画我之前还会反复发图给我看,希望多听听我的意见(笑)


【本报记者 陈蔷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