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热点

《朗读者》热播,读多少书交多少朋友,才能成为董卿?

2017-02-27 15:10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陶冶 浏览量:72508
43 0



最近谁是热搜屏霸,不断引发全民讨论?


董卿算其中一个,春晚上使用的唇膏成为爆款走红,吸引女人们的钱包竞折腰;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上妙语连珠的主持天赋,让人钦佩她满腹诗书气自华;


首担制作人的文化情感类节目《朗读者》一播出就圈粉无数,同时让人惊叹她的行业远见和人脉,不禁想问:


读多少书交多少朋友


才能成为董卿?



阅读积累全靠虎爸



2017年刚开始,董卿就以势不可挡的超强实力再次圈粉,年轻观众为她在《中国诗词大会》上能随时引经据典、出口成章的好口才赞叹。



而对于一直追随她的忠实观众来说,这些对于拥有古典文学硕士背景的董卿来说,只是正常水平而已,早已见怪不怪了。


所以今年她尝试新身份,担当《朗读者》的制作人令各方期待。


带着“入行22年了,应该做一档自己喜爱的节目”的目的,她邀请各行各业的名人或有故事的普通人来朗诵散文、诗、书信甚至歌词。

2月18日,《朗读者》播出,就是简单一档“你读我听”的节目,让观众数次泪流,董卿再次引发全民瞩目。

张梓琳朗读刘瑜的《愿你慢慢长大》


节目选定的嘉宾、朗诵题材的挑选、董卿多次巧妙串场,都把她的才华发挥到极致——

她邀请到96岁的翻译家许渊冲来节目做客,因为他曾翻译过的《包法利夫人》、《追忆似水年华》、《莎士比亚全集》等世界名著对她也影响巨大;


她为徐静蕾选定的读本是史铁生《奶奶的星星》,因为得知徐静蕾和奶奶的感情特别好;


为一批从清华乃至哈佛回到农村寻找创业机会的年轻人,选了迟子建的《泥泞》作为读本,因为她对泥泞这个代表贫困又兼怀希望的符号,有来自她最爱的俄罗斯文学情结……


是啊,这些不靠临场反应,或背诵台本,全凭生活中不断学习,不断阅读的点滴积累。

她有句名言:


 

“假如我几天不读书,我会感觉像一个人几天不洗澡一样难受;读书,能让人学会思考,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变的安静下来。”


但她的阅读习惯起初并靠自觉,而是被“虎爸”逼出来的,从小就被爸爸逼着抄古文背诗词,每年寒暑假父母还会给她开书单定硬性任务,《红楼梦》、《基督山伯爵》、《简爱》、《茶花女》等国内外名著都是中学时这样读下来的。

董卿手写的阅读、看片摘录


图中依次如下:


相对于“喜欢”,我更在意“尊重”,因为喜欢很多时候来自表象,而尊重却源于本质。

时间总是会过去,关键在于它是怎样地过去,为什么而过去。

世界上有那么多城市,城市中有那么多酒馆,而她却偏偏走进了我的。——选自电影《卡萨布兰卡》

You had me at "hello". 当你说“你好”的那一刻起就拥有我了。——选自电影《甜心先生》


就这样,董卿从儿时保持的阅读习惯,直到今天也在坚持,所以你看她在台上把古典诗词、外国文学信手拈来,儿时浇灌的小苗,终于开出最美的花朵。


大咖人脉广

为节目推波助澜


《朗读者》无疑是成功的,它让观众反思这个被信息轰炸、电子屏充斥的时代,阅读为何日渐缺失?


让人想重新回到如痴如醉沉迷阅读的年少时光,不同的嘉宾带着各自的故事,与读本碰撞出奇妙的气场,常有引人不住泪流的冲动。


这一切都与董卿在幕后运筹帷幄脱不开干系。


2016年2月,董卿开始写《朗读者》的创意方案。


她邀请海到各行各业的朋友来为她出谋划策,有北京奥运会闭幕式导演陈维亚、作家刘震云、导演陆川,文学顾问就集合王蒙、铁凝、余秋雨、白先勇等文学大家。这其中,自然有央视的品牌影响力,但也有董卿自身多年经营的人脉。


她跟余秋雨之间的友谊,对董卿有决定性的指导。



2002年,中央电视台西部频道开播,力邀那时在上海卫视校友名气的董卿加盟,这次机会让董卿犹豫不决,她征求了很多朋友的意见,大部分是反对的。唯一坚定支持她的就是父母,还有余秋雨。所以两年后,在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重逢时,余秋雨笑道:“看来我的眼光很准。”


陈维亚担任过2005年春晚副导演,而那一年董卿初次登上春晚舞台;而铁凝到49岁没结婚对董卿婚恋观改变很大,“不结婚不意味着感情就是空白的。这话很精彩,有很多波澜,我也是有故事的人。”


所以,在各路大咖的加持下,《朗读者》用稳健的节奏,给被明星效应消费过度的综艺市场,送来一股春风,让观众重新相信文字的力量,这一点,董卿功不可没。



Q&A


在《朗读者》的媒体微信群里,本报记者也参与了对董卿的采访。

Q:当初是什么契机,让你想到要制作这样一档文化节目?

A:我在这个行业已经做二十二年了,到了一个去做一档真正自己喜爱的节目的时候了,央视作为国家电视台,应该扛起文化大旗,承担文化传播。

Q:选择朗读嘉宾的标准是什么?

A:有影响力、有知名度,但也希望他有独特的人生经历以及独立思考能力。

Q:你觉得文化类综艺的春天要来了么?其受关注的内在因素是什么?

A:我并不认为因为节目得到关注,就标志着中国文化类节目真的迎来了一个新的春天,我们还是期待着整个社会的大环境有所改善,尽我们所能去做情感类的一种共鸣,去唤起大家对文学的认知和最温柔的记忆。


【本报记者 陈婉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