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情感

相亲遇见工科博士,他开口就是时间简史

2018-05-10 08:43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龚正星 浏览量:6363
0 0

风和日且丽,草长莺也飞

宜放放风筝约约小会

而我正满怀惆怅的写阿龚脱单记

把曾经经受的痛再回首

倒没有恍然如梦

只气书到用时方恨少

数月以前,经友人友好牵线

我和一位工科博士相亲了

这是一场学霸与学渣的非友好会晤

01

据女友的介绍,博士姓徐,主修工程学,年方三五,毕业于国内首屈一指的顶级学府H大。有房有车有积蓄有前途,就缺个女朋友。

理工博士啊?我一听就连连摆手,门不当户不对的,差距太大完全没有共同语言。女友激我,“你不是常常自吹记者吹遍天下无敌手,就没有遇到不能聊的人?看来业务能力也不怎么样嘛。”

为捍卫新闻人的尊严,这场鸿门宴我必须义不容辞!对方约在蝴蝶梦,那地儿我挺熟,雄赳赳单刀赴会,没聊几句就想拔腿走人。

这回相亲遇见的哪里是奇葩,简直是天秀啊!说容貌,长得倒是周周正正,不算特别好看,胜在斯文清秀。关键是那双手,细!白!修长!我忍不住打量自己的手,短!粗!胖!桌上要有刀我就直接剁了真的。

徐老师牙齿很白,眼睛很温柔,说话让人晴天霹雳、遍体生寒。他的开场白是,“昨天我读了原版的《时间简史》,发现译文还是有很多地方不够精准。比如#¥%……&*(原谅我一个字也没听懂没记住)。”

他看我黯然闭上眼,并不插话,好心cue了我一下。“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怎么读书,心浮气躁这样不好,还是应该沉下心来提升自己……龚老师应该很喜欢读书吧?”

我精神一振,“还好,也就读过几千本书。”

他眼睛一亮,“厉害!不知道平时涉猎哪一方面?”

“我认为青春文学对我们的爱情观、婚姻观、价值观都有非常好的塑造作用。我喜欢的作家有匪我思存、沧月、潋滟紫、顾漫、大风刮过……都是成名多年的作家,各有所长。”

我如数家珍,他一脸莫名,“我也太孤陋寡闻了,这么有名的作家都没有听过,青春文学?大风刮过?”

我好心地补充了一句,“青春文学俗名就是言情小说。”不夸张地说,徐博士当时对着我宠溺一笑,吓得我差点魂飞魄散。

我的书柜一角:少年时代看的《穿越之契丹情劫倔王妃》。《将门骄妻》这种书是有点做作,但现在的《首辅养成手册》、《玉阶辞》等,水准可谓是言情小说巅峰,值得强推。

怕他再考我知识点,我赶紧转移重点,“我们文科生对H大不大了解,但听说厉害得不行!”天地良心我就是客气一下,但他竟然开始从1920年创校初期,洋洋洒洒讲到中期的惨痛变故,如今的国家重点学科、辉煌成就……

我见缝插针再转移话题,好奇“博士是怎样炼成的”。于是他老人家开始说起在美国交换的经历,夹了很多类似于tenure track?citizen?SCI?EI?的单词,原谅我全程听天书。

天可怜见,我竟然和工科博士徐老师在蝴蝶梦坐了三个多小时?竟然还活下来了?

02

像徐老师这种天菜,我强行服用会消化不良的。于是各自回家之后,就向对方委婉表示了我对学霸的敬意,以及无法高攀的怯意。

不料徐老师极有绅士风度,很真诚的赞美我,“你也很优秀。”受宠若惊之余也觉得难以置信。但基于彼此的差距,还是慢慢淡了联系,在微信上也就是点赞之交。

直到今天大清早,也就是时隔小半年之后,突然收到了徐老师的微博私信,“早上有一瞬间的福至心灵,我想如果在微博找到你,就说明我们有缘。一搜你的名字,果然是你。”

虽然,这个小情节是有点小清新的小浪漫,但是聊了一阵,我对自己感到失望——我这种凡尘俗女为什么要奢望染指天仙!冒一点苗头都该掐得死死的!

因为,他企图强迫我热爱学习!我都这岁数了!为什么还要背单词?英文差就活不下去吗?我不想进步,平凡使我快乐。

我今天本来想写个热点稿的,想了想决定更新相亲故事。其实我真的没有很多人以为的优秀,我没多少文化,618的时候大减价,大文豪的高级书买了上千块,至今崭新。

没有高级的爱好,徐老师爱的马友友、舒伯特……我属于牛嚼牡丹,纯粹当催眠曲听。嗯,我最熟悉的音乐家,是欧阳娜娜(我错了)……

非要说内涵和人生智慧啥的,多少有一点,大风刮过就没了,浅薄得很。我很想唱一首歌给他听:我站在你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曾经在知乎上看过有人这样形容博士,“要是一个人能把博士读下来,那么他(她)一定敢于直面这个世界上任何从未有过的难题。”我没有妖魔化博士,其实我们觉得装逼的炫技,对他们来说就是日常啊。

徐老师对我有某种程度的执念——净化我的灵魂、邀请我进步的执念。但我真的……211本科生和985博士……爱情需要门当户对啊朋友们!还是一别两宽,各自珍重吧。徐老师对不起,我太简陋了,衷心祝福您爱转角遇到灵魂伴侣。

给你讲了好多故事

突然也很想听听你的版本

你的人生有没有出现过那样一个人

他很好,但你们就是错过了

现在回想起,还遗憾吗

如果时光倒流,结局敢不敢不同?

在留言区告诉我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