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热点

俞敏洪,你对女性的偏见,不就建立在金钱的成功之上?

2018-11-20 10:00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鳗亿 浏览量:10097
3 0

11月18日,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参加了在上海举办的2018学习力大会,并发表了演讲,演讲中的一些话引起了巨大的争议。他是这样说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中国所有女生找男人的标准都是这个男人必须会背唐诗宋词,那全中国的所有男人都会把唐诗宋词背的滚瓜烂熟。如果所有的女生都说中国男人就是要他赚钱,至于他的良心好不好我不管,那所有中国的男人都会变得良心不好,但是赚钱很多的男人,这正是现在中国女生挑选男人的标准。所以实际上一个国家到底好不好,我们常常说在女性,就是这个原因,现在是因为中国女性的堕落导致整个国家的堕落。

俞敏洪为了说明衡量和评价的方向决定了教育的方向,举了一个非常有争议的例子,而且最后把结论归结于“因为中国女性的堕落导致了整个国家的堕落”。

之后,俞敏洪微博发布了一条越描越黑的解释:

我们禁不住好奇,俞敏洪老师,你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死缠烂打”追回的妻子,

是只看金钱的女人?

俞敏洪,1962年10月15日出生于江苏省江阴市夏港街道,新东方教育集团创始人,英语教学与管理专家。

俞敏洪的妻子杨佳青,早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德语系,是俞敏洪在北大的校友,学的是德语,北大德语系系花。

回顾两人的恋爱,俞敏洪承认自己的“死缠烂打”。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北大做了一名英语教师。读大学时,由于我自身条件不好,没有一个女生看上我。我的爱情经历一片空白,但这挡不住我对爱情的向往。

那是一个初夏的傍晚,我在图书馆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看书,偶然抬头,看见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走了进来。

那女孩穿了一件淡绿色的T恤,神情淡定而甜美。于是,我向她发动了爱情攻势。经过半年的死缠烂打,我终于把她追到手了。”

两人结婚时,俞敏洪可谓一穷二白,照理说,这充分说明中国女人并不堕落,也并不是仅仅以金钱为价值取向。可奇怪的是,在俞敏洪的认知中,在他的解读中,并不是如此。

他在种种场合,热衷于将自己的妻子解读成他说的那种“堕落女人”,只看金钱的女人。

一穷二百时嫁给他的老婆,

有钱才变得温柔?

2012年出版的《俞敏洪口述:在痛苦的世界中尽力而为》中,俞敏洪这样表述自己的创业:

“我是一个对周围的事情发展很不敏感的人……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发现周围的朋友们都失踪了,最后接到他们从海外发来的明信片,才知道他们已经登上了北美大陆。

但不幸的是,我这时候已经结了婚,我不和别人攀比,我老婆会把我和别人比。她能嫁给我就够为难她的了,几乎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如果我太落后,她这脸面往哪里搁呀?突然有一天我听到一声大吼:如果你不走出国门,就永远别进家门!我一哆嗦后立刻明白我的命运将从此改变。后来我发现,一个女人结婚以后最大的能力是自己不再进步,却能把一个男人弄得很进步或很失败。

从1988年开始我就被迫为了出国而努力学习。每次我挑灯夜战TOEFL和GRE的时候,她就高兴地为我煮汤倒水;每次看到我夜读三国,她就杏眼圆睁,一脚把我从床上踹到地上。

当时我老婆对我也是高标准严要求的,我就拼命地努力学习、赚钱。第一步的努力方向就是拼命想出国,没有成功,我就转了个方向继续努力。第二步的努力方向就是我必须要让家里有钱花,这样我就可以让老婆对我的危机感往后延续一点,尽管当时我不觉得能够解除这个危机感……我记得的一个转折就是,我到外面上培训机构的课以后,开始是一二百块钱一个月,后来就变成了六七百块钱一个月。当时我老婆在中央音乐学院工作,我们住在北大的宿舍里面,所以她从中央音乐学院回来以后肯定不能给我做饭,晚上一般我就负责做饭。记得有一次她下班回来以后,发现鱼汤是用活鱼做的,就很开心。那天晚上好像就成了我们生活的转折点,从此以后她开始对我变得温柔了,因为能吃到活鱼了。

女人的温柔和男人的能力是完全成正比的。男人能力好了以后,女人一定温柔;男人能力差了以后,她就一定会变得强悍。”

老婆对他不满,

是因为他不擅长管理?

在美国演讲,接受金融时报RaphaelMinder采访时,俞敏洪也把他弃教从商的决定,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妻子没完没了的唠叨。

他以自己那种特有的坦白说道:“我的一些朋友挣到了更多的钱,我妻子希望我也能更成功。她觉得,与他们相比,我是个失败者。”

那么,他的成功是否使他重新赢得了妻子的尊重呢?还没有。俞敏洪笑称:“这一次她希望我更多时间呆在家里,现在她认为我挤不出时间,所以还是个失败者。显然我不擅管理自己的妻子。”在英文原文中,这个句子是:“I'mclearlynotgoodatmanagingmywife.”

很难讲,英语如此好的俞敏洪在抖机灵时,为什么要用managing(管理)这样一个词,这脱口秀的水平,并不高级。

他还将婚姻比喻成新东方上市:“资本市场就是你娶了一个女人,然后你还甩不掉。每年你还要为她增长25%的收入,不是因为你爱她,是因为你被绑住了。”

在俞敏洪心目中,在他一穷二白时嫁给他,跟他一起创建新东方,掰正他背脊的妻子,并不是那个“值得他坚忍不拔爱下去”的人,而是绑住了他,要分食他25%增长收入的人。

你的三观,

建立在你对世界的感受上……

《俞敏洪口述:在痛苦的世界中尽力而为》算是俞敏洪前半生智慧的总结吧,亲情、爱情、同学情交融,对创业的艰辛、世情的淡薄有自己的认识。

他自卑:“首先我是从农村来的,普通话讲不好;其次,又产生了自卑的情绪。”

他敏感:第一次在体育课上游泳,老师大笑: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狗刨刨得这么快的。那一句话,让他当场崩溃:“老师的一句玩笑话,你会看作是一种侮辱,因为你没有那个自信。”

他迷信金钱的力量:“到了1995年年底的时候'新东方’做到了一定规模,我希望找合作者,就跑到美国和加拿大去寻找我的那些同学,他们在大学的时候都是我生命的榜样。我为了诱惑他们回来还带了一大把美元,每天在美国非常大方地花钱,想让他们知道在中国也能赚钱。我想大概这样就能让他们回来。”

而事实是这样吗?“后来他们回来了,但是给了我一个十分意外的理由。他们说:‘俞敏洪,我们回去是冲着你过去为我们打了四年水。’他们说:‘我们知道,你有这样的一种精神,所以你有饭吃肯定不会给我们粥喝,所以让我们一起回中国,共同干新东方。’才有了新东方的今天。”

你的狂妄,

恐怕确实是建立在金钱之上!

对于人来说,脱口而出的,往往都是真话,事后找补的,一般是虚伪的说辞。俞敏洪老师的道歉为什么被认为是“越描越黑”,因为他本来就沉浸在自己的男权思维中毫无自知,毫无自省,对女性的认识,对世界的看法,停留在上一个时代。

金钱堆积起的成功,让俞敏洪老师对其他人,对当下女性的上进与奋斗,自觉与努力,毫不放在眼中。所以,才会觉得女性的定位就是母亲,是教育下一代的工具,是驱赶男性追逐金钱的“堕落”之源。

对此,大部分的女性可能只想呵呵,要钱,老娘自己不会赚吗?生而为女人,我们一样为成就这个世界的明天而努力,并不需要通过男人,去征服这个世界。

就像张雨绮怒怼俞敏洪所说:“我只能说,北大的教育和新东方的成功都没能帮你理解女性的价值,没让你能理解什么是平等的两性关系,甚至没帮你搞明白什么是平等。”

骂完就散了吧,女性的人生,值得花在更美好更有价值的事情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