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情感

爱上浪子的姑娘,别妄想做“浪子终结者”!

2019-01-05 11:57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黄婷 浏览量:20495
14 0

每个爱上浪子的姑娘,都有做“浪子终结者”的志向,但浪惯了的野男人,怎么可能如你所愿呢?

即将嫁给浪子的她焦虑失眠

我面前坐着的姑娘叫程萱,下个月她就要结婚了,但她的脸上找不到半分准新娘的兴奋喜悦,失眠多日的她,面容憔悴眼袋肿胀。

程萱开门见山:“我男朋友是个浪子。”

程萱的男友叫杜云峰,有着典型的浪子特征,小帅,浪漫,不羁,花心。在他们恋爱的4年多里,被程萱发现他与别的女人互发言辞挑逗的暧昧信息不下20次,坐实出轨事实两次。

他们分过手,断交了大半年,程萱交了新男友,但大男子主义的新男友脾气有些臭,浪漫体贴远不及杜云峰,在一次激烈争吵后,程萱跑出家门,在单元楼门口的台阶上抱膝落泪,她以为对方会来找她,结果从傍晚等到深夜,小区保安都不放心地过问了几遍,对方却连个电话都没有。委屈而绝望的程萱掏出手机,迟疑的给杜云峰发了一条一个字都没有的定位信息,不到半小时,杜云峰就出现在她面前,把眼泪还挂在脸上的她紧紧搂在怀里。

是嘛,这个让她又恨又爱的男人,的确花心不忠,但从不对她大吼大叫,温柔体贴,花钱也大方。平日只要她喜欢,他买得起的,从来不会舍不得。

她又回到了杜云峰身边,他没有改变,依然浪荡成性,只是更隐秘。不同的是,程萱不再像从前那样,三不五时查手机,跟踪盯梢,盘问声讨。倒也相安无事貌似和谐地过了一年多。

程萱今年满28岁,她半试探地给杜云峰说:“我知道你还不想结婚,但是我拖不起了,我们还是分手吧。”杜云峰想了想说:“我30岁了,也该结婚了,我爱你,但是你了解我,我不想受约束,不服从管教。”

意思很明显了,他爱她,但也爱别人,可以结婚,但别管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

其实他不说,程萱也知道嫁给一个浪子是什么结果。但她实在没有勇气,再度离开他,再去认识新的男人经历一番摔打。

作为准媳妇,程萱见了杜云峰的父母,她终于知道杜云峰的浪子气质来自哪里。杜云峰的父亲就是一个浪了一辈子,60岁也没收敛的老浪子,看见一脸嫌恶冷漠的杜云峰母亲,她仿佛看见多年后的自己,本就忐忑的心更加惶恐了。

黄婷解析

是不是真要做这场婚姻交易

程萱在怕什么?其实她自己清楚,尽管她默认了杜云峰痞赖的要求,但并不甘心,还存有侥幸和希望。

所有被女人又爱又恨的浪子都是好得不纯粹坏得不彻底的,会不会结了婚,有了孩子会不一样呢?娱乐圈的著名浪子余文乐也结婚了,活久见,连陈冠希都成了爱女慈父。还有什么不可能呢?

如果只是为了平复内心的慌张忐忑,这样想想倒也可以,但若真当这是曲线救婚的策略,还是算了吧!且不说这些男星浪子的故事一般观众根本看不透,就算真的他们的身边女人成了浪子终结者,那也是极小概率事件,何况这男主角还是一个对自己的浪荡成性有清醒认识,连装一下回头样子都不愿意的祖传浪子诶,潜台词:“我就这德性,嫁不嫁你随意,今后别跟我瞎BB”。的确,他现在的德性就是他今后未来数十年的德性,不会变好,只会更糟,别妄图改变他,这是浪子最憎恶的事。

想想吧,是不是真的要做这个交易,用婚姻和年华,换一个温柔体贴花钱大方(能不能此去经年一如既往还不好说),但绝无忠诚专一指望的浪荡男。

想起张爱玲的小说《第一炉香》的女主角葛薇龙,迷失在香港的声色犬马纸醉金迷中,嫁给玩世不恭的纨绔浪子乔琪,也曾怀揣浪子有真情可改造的奢想,最后却是自己被利用、被改造得面目全非景象凄凉。

浪子哪有什么终结者呢?他们滥情得很骄傲,自私得很坦荡,最爱的也永远只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