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热点

黄子韬操青岛话打鬼子,成龙大哥炮轰的不敬业演员到底是不是他!

2016-12-30 09:57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陶冶 浏览量:98135
46 0


昨天,最令吃瓜群众横眉倒竖的新闻就是“豆瓣等猫眼等平台因国产片评分低被约谈?”的新闻了。


坚持“我的打分我做主”的豆友们纷纷涌入豆瓣,令正在上映的两部国产电影《长城》、《摆渡人》的评分跌破5和4,苍天……


但是,新姐觉得,顺带被波及的《铁道飞虎》评分跌至4.8简直巨冤。

在《铁道飞虎》重庆路演现场,新姐亲耳听到成龙大哥说“觉得(电影)不好的一定要在微博上骂,不管是我的片子还是其他人的片子,好的就赞,坏的就要骂!”

他明明是支持评分系统的哇!

这两天,他还创造了一个娱乐圈大新闻——

在接受《新闻当事人》采访时,炮轰某位和他合作的演员不敬业,新姐看了,全程夹枪带棒撂狠话——

真的,因为我们的成功,不是你成功,是所有工作人员——摄影师、灯光师,成家班武术指导、爆破组……令到你成名。有的演员,一来他们就当他们自己是大牌,拍两个镜头所有人就说‘你辛苦了’,你什么辛苦啊?一点都不辛苦!八千多人前呼后拥的,来化个妆来到现场,打的动作拍完了,你来只是喘喘气,我好累啊,喘多两下好不好?好,收工了。大家辛苦了,辛苦。真的受不了!我真的想把这个名字讲出来。我看不惯这些人,真的看不惯这些人。送他五个字:看你几时完!”

太狠了太狠了!

都这么一身正气了,已经上映的《铁道飞虎》中的年轻演员黄子韬和即将于大年初一上映的《功夫瑜伽》中的张艺兴都纷纷中枪了,粉丝已经屠了某八卦论坛三天三夜的版了!

还没感受到成龙大哥对吃瓜群众如春天般温暖,对后辈小生如冬日般严苛的铁血标准码?

所以,他口中那个不专业的演员到底是谁啊?

反正,张艺兴这边已经甩锅了!


那么,这个不敬业的演员会是韬韬吗?是王大陆吗?是王凯吗?《铁道飞虎》里,他们和成龙的一老带三新的组合将打鬼子这样的传统红色题材玩出了新花样?

韩流男团成员,中国台湾偶像剧小生,流量担当,谁都是易中枪体质啊。

新姐秉承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宗旨,带你走进本期《走进科学》之谁是成龙口中那个不敬业的演员?


wuli韬韬巨冤,他都勇敢自黑了还要怎样?

《铁道飞虎》讲的不是大英雄的故事,而是一群三教九流的小人物扒火车、炸大桥,帮助八路军打鬼子的故事。成龙大哥在里面甚至没有贡献什么飞天遁地了不起的动作戏,而是把舞台交给了年轻人。在重庆路演的时候他说:“拳脚动作能玩的我们都玩过了,这次我希望把舞台给年轻人”

wuli韬韬黄子韬演的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年轻人,屯里那个小裁缝。

这之前,你见到的他是这样的:

妖兽双眸刀锋下巴邪魅狂狷霸道总裁(粉丝口吻)

或者是这样的



低眉颔首就能不经意引领潮流(粉丝夸赞)


但在《铁道飞虎》里,他是这样的

戴着瓜皮帽,弹着冬不拉,坐在屯里的山坡上,想念他的小阿花。


就连他扮演角色的名字,也叫大海这样朴实无华。

电影中,他和成龙亦父亦子,扒火车、抢炸药、手撕鬼子炸大桥灰头土脸加上带着青岛口音的普通话,还有那句“他们都说我唱歌跑调”,艾玛,迷之圈好感,勇于自黑的人,让人根本黑不动他。

以及,韬韬在这部片子里的表现成功地洗刷了“我不会轻易的狗带”的形象。甩着一口青岛口音,在枣庄抗日也是很合适(误)。

至于怎么合适呢?我们只能说,韬韬拿出了他上《真正男子汉》的同款演技,在火车上戏弄鬼子如同戏弄孙杨;在仓库偷炸药包如同和杨幂、佟丽娅比拼跳飞机绝技;在火车上向敌人开枪飞扑大桥如同和蒋劲夫同场竞技。

噢,这些千钧一发命悬一线时分的眼神戏,我也是服气的。

所以,成龙大哥说的会是他吗?

他明明已经拼到在机场晕倒了。

再不然,还有成龙大哥的采访内容为证——


成龙开始吐槽黄子韬、王凯两位年轻演员。他爆料,剧组拍戏拍到一半,黄子韬就告病,当时成龙以为他是吃不了苦不想来,本打算请替身出演了事,没想到后来黄子韬带着满身的水痘回来了。“他很痒,又不能抓,有一场戏拍完,他直接当着王凯的面哭了,‘我真的好痛苦啊’。”说到这里,成龙为黄子韬的敬业点了个赞,“我很少赞小鲜肉的。”现场还有观众夸黄子韬很有喜剧天赋,黄子韬马上高调回应:“像我这样全能的艺人,什么戏都能拍。”



很明显了,韬韬不背不敬业演员这个锅。


wuli王凯巨冤,他都已经用尽全身力气耍帅了!


《铁道飞虎》,导演丁晟很对得起王凯了,把所有和耍帅相关的关键戏都给了他,连韬韬都只能在一边吃手指呢。

他演的是前正规军军官,现山村面馆老板范川,像是一个没落的贵族”,就跟角色范川似的,到了游击队一瞅,口头禅不自觉蹦出来:“这太不正规了。”


来自面馆范老板的专属高冷脸。


导演显然很懂王凯的流量功用,他的玉手特写,可视作专为女性观众订制的特供福利。

别怀疑,像这样的手部特写,电影里管够。

基本上,他一人承担了全片所有的耍帅戏份,这几天,女粉丝们为他哪一场戏最帅,都快打起来了。

有人提名他假装假装日本军官在密闭车厢内训斥日本兵的画面吗!动用的花痴小论文语句有着核武般的威力“看着他穿军装,一本正经斥责日军,难道那个时候你们没有坐在椅子上云高潮吗。”


更多的人提名他骑马追火车的一场戏。

他身骑黑马,披着战衣,驰骋风云,围困救急,成龙大哥震惊的眼神代表了万千怀春少女的心意,那一刻,我们如同目睹心上人驾着马来,而我们,只想吟诵,“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所以成龙大哥说的“不敬业的演员”会是他吗?

他已经在采访中自证过无数次了。


王凯:“我第一次拍喜剧片,喜剧很难演,一种是靠技术,一种是天生喜感,我不属于后者,只能靠技巧,导演和大哥给我很多帮助。”

成龙:“他刚来演第一场戏,我们的台词都是快节奏的,他太慢了。我就悄悄问导演,能不能叫他快一点,我都要晕了。”

王凯:“在几次磨合之后,我才慢慢找到了和大哥对戏的节奏。”


这个磨合的过程,足以证明王凯不是那位“等到戏都拍完了,他才来喘两口气的演员了”。

还嫌不够似的,王凯又追加了一条采访——

“定型的时候,看着露指头的手套。脑补大冷天,扒着大铁皮子,还吹着风。”(嘶,想想都冷)可实拍,手没想象中那么冷,反而是耳朵率先受不鸟。“帽子卡耳朵上面,围巾只在脖子上挂着,耳朵完全暴露。为了造型,围巾还不能系紧,冷风猛往脖子里灌。”

“ 最惨的一场戏,冒着卷进火车的危险,在一旁死命地追,却怎么也追不上30迈的车,调到20迈才好点儿。马还给我摆了一道儿有时候,我没有让停,它看到火车停,它也不走了,害我差点儿飞出去。”

听起来很惨了,wuli王凯。


不如,这个锅给王大陆背吧

因为他真的是很出戏啊!

一口台湾腔能让你立马穿越到《我的少女时代》

但他演的可是八路军、八路军啊!

戏份不多,一场受伤被成龙大哥藏进地窖的戏,台词不过哼哼哈哈,我要去炸大桥啊。

一场被甩进火车,和鬼子同归于尽壮烈牺牲的戏,台词几乎为零。

没有什么整句,台词量除了跟着喊个“干”字,基本就是那句“炸大桥”。

测算一下,拿到剧本,每天跟着温习20分钟,应该也能缓解口音问题了吧。

但他就能那么自然地说出“你造吗,我要找到部队耶”

我们对人生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总觉得自己不是在看《铁道飞虎》,而是《我的八路时代》。

你们评评理,这两个眼神,有差吗?有差吗?

基于此,这个锅只能给你背了。



【本报记者 陈小蔷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