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享乐

这一碗人间烟火,喝还是不喝?

2017-06-20 17:18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陶冶 浏览量:3331
分享到:
7 0



每个顶着万道霹雳,熬过了恨嫁催婚车轮相亲战的女人,都如同青丘白浅,历劫之后终于飞升上神了,但心如止水时,面前突现一碗人间烟火,喝还是不喝?




不婚女被友好情人邀约结婚,嫁不嫁?




雯安静地坐在我工作室的沙发上,翻阅着手中的新女报。窗外天色湛蓝,流云卷着房间懒懒的音乐,她的长发被微风轻轻拂起,画面太美。


她无疑是个美人,五官精致淡雅,有着在水一方薄雾烟笼的气质,即便在美女如云的山城也是出挑的,商圈出没被邀请街拍都数不清多少次。


她今年39岁,未婚。


没什么好唏嘘,这是昱雯自己决定的生活,她就是那类自给自足,不凑合,不将就,不相亲的女人。也经历过傲骨之战,与焦灼的父母对抗了多年,一直熬到她的闺蜜、同辈甚至矮一辈亲戚婚姻不宁吵架离婚了,父母终于淡定了,亲戚们也终于安静了。


五六年了吧,昱雯过着自得其乐舒适安闲的日子,工作稳步提升井井有条,闲暇种花养草瑜伽跳舞,习乐器看话剧,还学日语和法语。是不是光听听都好充实好仙儿,好……清心寡欲不接地气?听到这里,你是不是有疑惑?“仙姑是否性冷淡?”不是,她有性伴侣。不是男朋友,纯洁的肉身关系。


4年前,昱雯认识了陆域,一个大她6岁的离异男人,对婚姻无渴望的大龄剩女和刚从炼狱婚姻逃出来发誓“这辈子再也不结婚”的男人成了功能性“小伙伴”,每月聚几晚,其余时间互不打扰,基本零交流,靠着神奇的默契,几年来相安无事。


昱雯不知道对方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两月前的一晚,陆域有些难为情的自言自语,说可能因为自己上了年纪,也可能好了伤疤忘了痛,他又想有家庭了。他小心翼翼地试探“你还是不想结婚吗?”措手不及,昱雯在黑暗中沉默。男人也有些慌“对不起,不用有负担,我没别的意思,闲聊随便问问。”他一直很尊重她。


那晚过后,昱雯再也没见过陆域,他那晚的话就像某种暗示。昱雯预设过这样的状况,告诫过自己若无其事继续生活。可事情真的发生,心里却慌张不安不是滋味。


她按耐不住,主动联系陆域,陆域自嘲说他还是没有看破红尘想找个合适的女人结婚,这是他的选择,今后也就不会再打扰她。男人在隐约表达一种原则和边界,不破坏规则的自觉,同时明朗表达了心意。


他想结婚,对昱雯很有好感,她若无意,他不强求,她若有意,就可以收拾收拾嫁人了。对昱雯来说,嫁人很突兀,挥别竟也不舍,她也弄不清,是有感情了吗?论人品和条件,陆域是不错的结婚对象。昱雯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很恶俗自私的难过。






黄婷

解析







要不换个姿势谈个恋爱试试?




曾经跟人讨论过类似案例,有唯爱论声音表示,根本无法理解昱雯和陆域这样的关系,就像用先锋开放的姿态,掩盖功利肉欲的实质,口口声声绝不妥协世俗,绝不跟一个不爱的人结婚,却又能坦荡舒坦地跟一个不爱的人睡在一起,用纯情方式描述一段奸情,简直是“绿茶男女”!可是他们两个人自己的事,他们能对过程和结果负责任,单身、自由、无害,性满足还相对安全,没有把欢愉建立在伤害和别人的痛苦上,成年人的各取所需心照不宣,他们开心就好,红茶绿茶关别人屁事?


事实上,在当下的多元社会,他们这样的状态,正在成为一种跟恋爱婚姻一样的关系常态,他们俩算是理智有操守的类型。正常流程,一方散伙了,关系自动解除,从此各安天涯,他们原本也是做好这个心理准备的,只是很显然,互相都多少动了点情。彼此都小心翼翼,因为都深知自己的短处和恐惧,害怕破坏之前数年营建的舒适区,因为一旦进入婚姻,欲望便有了起点,原本友好体面的感情,也不知道最终会走向哪里。


可是,已经越界的蠢蠢欲动和不甘心,他们心知肚明。话说从头,女人不婚,不是因为她本身抵触婚姻,是单纯意义的不婚主义者,只是因为久久不遇良人,又不想独立优秀的自己沦落菜市被人挑三拣四,一个人照样可以过得很好,也就那么过了。而男人,如他所说,综合各种原因,好了伤疤忘了痛,刀山火海也想再试试身手,恰巧两个人还合拍登对儿,弄不好是段妙缘呢?!


但有个关键问题,尽管睡了几年,其实他们并没有真正交往相处过,真的是爱情吗?真的适合转换角色以亲密关系在一起吗?好多未知和不确定,一来就谈婚论嫁,也太着急了。


先迈过各自心里的坎,像所有阳光下的小情侣一下,手牵手走到大街上试试,感觉在就谈场恋爱,真心喜欢,结婚不迟。感觉实在很怪,爱不起来,各自退回来也不亏,心欠欠的错过了,才会遗憾一辈子。

【本报记者 黄婷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