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情感

十年后好朋友说很爱我,我怦然心动,他又“难忘前女友”?

2017-12-01 10:26 来源:新女报微信 责任编辑/记者:龚正星 浏览量:11261
9 0

原标题:十年后好朋友说很爱我,我怦然心动,他又“难忘前女友”?

她是新女报编辑部的大可爱阿龚。恋爱谈了三四段,却总是因为前任劈腿、欠钱不还等狗血剧情,获封朋友圈“渣男收割机”。但她从来相信爱情,每次恋爱都全力以赴。

因此,当她高中追过的隔壁班男神,隔着8年的时光向她“表白”。她从重庆飞去泉州,2000公里满心欢喜。甜甜蜜蜜相处了几天,却在回程时听他说,“对不起,我忘不了前任。”

好吧,这个“她”就是“我”,写多了别人的悲欢离合来来去去,终于要动笔写自己的故事。

自述丨阿龚

身高相差30公分?追了再说!

早在小学五年级,我就天天不务正业无心学习,满脑子都是偶像剧里的风花雪月情情爱爱。终于,很多年后的某个下午,我的一颗蓬勃少女心找到了安放之地。

高中的校园遍植梧桐。有阳光的时候,斑驳的光影从叶缝里细碎地透下来,美好得不像话。他就那样,眉眼低垂,穿着好看的牛仔裤,不动声色打我身前走过。

而遇见的那一刻,好像言情小说里所有漂亮的诗句都无法形容我的心情。怦然心动,像雨从天坠落九万里,来势汹汹,落地滂沱。

这个少年真好看——我承认我见色起意

我一向是个没脸没皮、贼心和贼胆一样强悍的姑娘。喜欢就要占为己有,一确认自己的心意,我就迅速地行动了。

目标锁定隔壁班,姓名林阳,身高183,成绩年级第一……我同时对比了下自己,身高156,体型微胖,重度偏科,除了长相圆润讨喜性格可爱几乎一无是处……但我决定近水楼台,先接上头,其余再徐徐图之。

当年我长得还比较清纯,不像现在走美艳风

于是,我伺机请教试卷难点,努力营造“积极进取、热爱学习”的正面形象。一步步从陌生人进阶到放学一路回家的同学,这样一点点靠近……离男女朋友还远吗?

反正我对此事的发展前景,十分看好。

我表白两次,他说“我有女朋友”了

我在明恋隔壁班的男神,这是学校很多人都知道的小秘密。好基友们相继泼我冷水,你是学渣他是学霸,你一米五他一米八,你叽叽喳喳他不爱说话——总之各种反差,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为佳。

当你的全世界都在反对你去喜欢一个人,而对方心思不明,是很难坚持的。坦白讲,我有点萌生退意。但某天夜里的雨,让这场单恋走向了另一条分岔路。

我们在教室和五三习题搏斗,窗外的雨稀里哗啦,吵得人心浮气躁。好容易捱到下课,我等在他必经的楼道转角,装作不经意的“偶遇”。

他见我愁眉苦脸,两手空空,果然问我,“没带伞?”

我奋力点头。他撑开伞,拉我躲进伞下。一路风大雨大,我叽叽喳喳和他聊了些日常琐碎。临近分别,我一身清爽,却见他半身湿透,难得狼狈。

心里突然就热烘烘的,暖得不可思议。如果以前只是朦胧好感,被旁人一质疑便要打退堂鼓。那场雨却好像给了我无穷的勇气,以及非他不可的专注和执着。

第一次,我半道拦住他,明明白白说了“我喜欢你”,他说高考结束才会考虑个人问题。我决定排队。

第二次,高考放榜,我拿着通知书,兴致勃勃地找他表白。他说,“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我生气了。他说,“你人很好,很可爱,我觉得我们会是最好的朋友。”我决定原谅他。

但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想没有第三次了。

他为女友远赴福建,却遭遇劈腿

大学隔得不远,林阳在渝北,我在北碚。只是碰面不多,一年偶尔见两三次,多数都是通电话。他这个人寡言,朋友不太多。我在他朋友圈的等级划分中,算是身居高位。

因为不论彼此难过还是快乐,我们都会想要和对方分享。虽然亲密无间,但紧守朋友的雷池,不跨越半步。4年时光转瞬即过。我们各自恋爱,又各自失恋,一路跌跌撞撞。

2015年毕业,他为了女友背井离乡,不远千里去到福建。可惜因为工作调度,一个在泉州,一个在厦门。奇怪的是,在重庆明明如胶似漆,一回福建女友就大变样,若即若离不冷不热。林阳常常要两地往返,一年下来,动车票都不知攒了几多。

疲惫的时候,他会打电话同我诉苦。我骂他犯贱,他叹息连连,转头却又去和女友爱恨纠缠。我据此判断他是典型的“虐恋情深人格”,总之痛并快乐着。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近3年,老天终于预备把他“犯贱”的资格回收。林阳无意中发现,女友和另外的男人暧昧不明,甚至有实质性的尺度“突破”。他质问女友,女友理所应当,“我想要住别墅开豪车,将来请佣人服侍,但这些你给不了我。”

林阳心灰意冷,日渐颓废。我隔着电话,都能接收到2000公里扑面而来的负能量。当时我也正经历男友劈腿的糟心事儿,于是常常互相吐槽这个世界的薄情寡义。

时间的指针不疾不徐的走,莫文蔚和初恋男友,林心如和霍建华,舒淇和冯德伦……原来爱情兜兜转转最终仍然会相逢吗?

也许那一天月亮靠近地球,太阳直射北回归线,季风送来的海洋湿气让我心跳加快。也许是来自内心的悸动,房间刚换的灯泡发出微弱的光,总之我头脑一热,脱口而出,“如果30岁你没娶,我也没嫁,不如在一起。”

他静默良久,说“好”。

我如释重负,又莫名欢喜。

我以为恋爱了,他又说“难忘前任”

我和林阳的相处模式,更多是像损友。他对自己的智商迷之优越,老叫我“傻逼”。我实在愤怒,一再警告他,“你不知道男生说女生傻逼是喜欢她的意思吗!”他越发乐此不疲,言语日渐过界。

我因为才华枯竭写稿焦虑,他说,“不开心就辞职,我养你啊。”

我没有驾照,林阳买了一台车,他说,“我的副驾驶给你。”

我准备买房子,他说,“你想要阳台种花,你想要书房摆放那堆小说……我们一起买。”

……

我觉得我把持不住了。大着胆子捅破暧昧的窗纱,问他,“你又不喜欢我,干嘛对我说这些话?”杨阳的回答让我眼泪都要下来了。

他说,“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你,绝望的时候、开心的时候总是第一个就会想到你。我觉得,我可以随心所欲、不管多晚,想打电话就打电话,想打扰就打扰,还心安理得的人,就是最重要的人啊。”

11月是他的生日,他一再力邀我去福建,说是就当旅行。我举棋不定。直到他说,“我带你去看海,带你去吃花潮——你想吃什么都可以。”一招制胜,我立即败阵。

看容貌就知道我对吃有多沉迷

请了年假飞去他在的城市,虽然一到就重感冒,可男色当前……他会宠溺地揉乱我的头发,走路的时候揽着我的肩膀,在我亲他的时候回吻我,带我去吃伤心凉面和麻辣大龙虾,在海边的妖风里强制我穿他的衣服然后自己冻成冰棍……

除了没有完成生命的大和谐,我们的日常几乎和热恋中的小情侣毫无分别。

我们一起看过的海,是电影演到最后一帧

临近回程,我把机票改签了两次,完全舍不得走。我想我们已经开启了恋爱模式,我想我们应该正式确立男女朋友的名分。但他说,“我误会自己放下了,原来没有。这座城市充满了我和她的回忆,我走不出来。我误会自己喜欢你……我这个阶段可能不适合谈恋爱,我还是想一个人生活。”

那我算什么?备胎?这段感情算什么?试镜?

我气到冒烟,矫情地去酒吧买醉,结果两杯鸡尾酒就彻底断片儿。有惊无险地被他捞回酒店,昏睡了一天一夜,清醒之后拒绝他送,硬气的决绝的拖着行李箱去了机场。

高估酒量,两杯长岛冰茶下去就人事不省

回重庆之后,闺蜜团天天陪我胡吃海喝。我倒没有痛哭流涕,也没有歇斯底里,只是晚晚梦见他。一下子回到高中他侧着脸给我讲几何函数,一下子是现如今他用好看的手为我剥开黄橙橙的小橘柑……

我趴在回忆的缝隙里望着过去,不敢惊扰。嘴里嚷嚷着新仇旧恨随风见鬼去,却终究心不甘意难平。

你我之间本无缘分,全靠我死撑,我明白的。如果我不曾见过阳光,我可以容忍黑暗的荒凉。但你给了我在一起的可能,却又亲手打破。这是我无法原谅,无法坦然退回到好朋友关系的最大心结。

手记

全力去爱,做一团热烈的火

非著名情感专家肥桃女士说过,“你回味无穷的某件事,在别人眼中只是So what?反复咀嚼,过度解读,更是让人觉得见识眼界去到尽头,斯人斯事不过如此。有朝一日,你拥有更好的生活,更好的人生,遇见更有趣的人,要对当年自己的斩钉截铁,回味无穷频频颔首吗?”

大道理我都明白。我知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我知道十年陈梦转头空,我知道要珍重当下不必回头。可是,人最怕的难道不是连喜欢一个人的力气都失去吗?

我喜欢一个人,不会矜持的等他表白,我自己追就OK。我想跟一个人在一起,不会要求他什么都有,这样显得我很花瓶。旁的不重要,春风十里,我只要你。

很多人规劝我,女孩子多金贵,不要全力以赴,得留个心眼。可我想啊,每次情路坎坷,我们总安慰自己对的在后面,但我们又不可避免的从一开始的义无反顾,到后来的谨慎犹疑防备算计。

确定要用这样丧的自己迎接对的爱情吗?

我不要。我以后谈恋爱,还是不会瞻前顾后,不萎缩不猥琐,努力、热烈的去爱对方。我愿意是红泥小火炉,有自己独立的火,看得见红焰焰的光。到熄灭的前一秒钟,都活得勇敢敞亮。

余生漫长,余生短暂,愿无岁月可回头,好坏都接受。

假如你也想出一则“前任回忆录”

(可实名可匿名,尊重私隐)

欢迎加我私人微信:sunmer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