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情感

互害型夫妻:彼此憎恨却要共度余生

2017-12-02 12:40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黄婷 浏览量:7778
6 0

原标题:互害型夫妻:彼此憎恨却要共度余生

婚姻中最可怕的不是将就,也不是出轨,而是已然相互憎恨,却要共度余生。

他们带着浓浓恨意誓将婚姻进行到底

“离婚?我绝不离婚!那太便宜他了!我这个年纪的女人离了婚哪还遇得到什么好的,男人不一样,哪怕老成渣只要有点钱照样好找,我就要一直拖着他,拖死他……”

咬牙切齿放着狠话的女士叫徐俪,46岁,神情阴郁,脸色暗淡,眼角的鱼尾纹夹着泪光。

是的,尽管她言语刻薄冷漠,但心里还是痛和委屈的,为自己的人生和婚姻。

20多年前,徐俪是一家工厂的女工,经工友介绍,认识了大她两岁,经营着一家破小汽修店的周子民。

徐俪的工作在当时是“铁饭碗”,她和她的父母都不太看得上家境清寒相貌平平的周子民,但对方穷追不舍,大走暖男路线,徐俪终被感动,顶着家中压力和周子民结了婚。

有过一段甜时光,周子民经常骑自行车接送徐俪上下班,有时候徐俪下夜班,四下漆黑,坐在自行车后座的她害怕,只得紧紧搂着周子民,他有时会调皮地吓唬她,有时会唱歌讲笑话宽慰她。

这也是徐俪关于婚姻的记忆中唯一幸福的一段,却非常短暂。婚后第二年,徐俪怀孕,在孕期就发现周子民和她同厂一已婚女工眉来眼去打情骂俏,在徐俪的哭闹和捧着肚子到厂里堵人找领导的高调打击下,周子民消停了一段时间,但夫妻关系已如破镜。此后,徐俪又多次发现周子民出轨,她从疯狂地围堵捉奸,撕咬谩骂,到后来渐渐麻木,再后来,她也有了情人。

这些年,周子民凭着几分小聪明,跟父亲一起做的小汽修店渐渐发展起来,赚钱买了新门面,开了分店,生活也好起来。

听起来周子民过得风流快活,其实日子也不好过。打一开始,徐俪一家就瞧不起他,在出轨事件闹开后更加势同水火,过年都不让他进门。

周子民是祸首,恨意却不比徐俪少,徐俪泼辣刁蛮,他每一天都活在谩骂羞辱中,但他并不想离婚。一方面徐俪不会轻易放过他,财产分割谈不妥,另一方面他传统思想的父母爱护孙子也不准他离,周子民做丈夫很渣,却是个孝子。或许还有隐藏的利弊权衡,他清楚自己的风流秉性,花大价钱换个老婆,最后日子也差不多。

徐俪当然不会轻饶周子民,她下定决心,死活跟他绑在一起,周子民对她冷漠吝啬,鄙视脸给家用,对孩子却是大方的,徐俪要守护孩子的既得利益,这点家业,绝不能让给别的女人坐享其成!

信念坚定,却不能抚平痛苦,还是会长夜痛哭,会看到朋友圈别人晒的恩爱时心如刀割,假想另一种人生,会因心中浓烈的恨意和不甘,要靠加量的助眠药物才能入睡。

黄婷解析

别让坏婚姻激发的恶摧毁自己

名存实亡的婚姻,却异常“坚固”,恨之入骨也不离不弃,说来也是感人。

要告诉大家一个残酷的婚姻真相,像个案中这对一样,彼此憎恨却誓要共度余生的“互害型夫妻”,并不在少数,他们的意志已经不是讲点道理洗洗脑,劝说几句就能改变的,甚至女主角找我做心理咨询,也并不是因为迷茫,她不迷茫,只是难受,单纯的倾诉也许就会有帮助。

瑞典名导英格玛·伯格曼曾拍过一部经典电视剧《婚姻生活》呈现这种互害又胶着的状态,看似岁月静好的一对中产夫妻,婚姻实质却是互相羞辱、彼此仇恨、背叛,却又谁都不肯离婚,在婚姻的牢笼里以伤害对方、折磨对方到歇斯底里为乐。

一模一样!这种婚姻的可怕之处,根本不是矫情的将就不将就,尚有弹性空间的出轨、背叛,而是已经刻骨铭心的互相憎恨、仇视、敌对。而全面恶化要靠恨意支撑的坏婚姻,会激发出人性中的恶,尽管女主角说早已麻木,但看看她现在的状态,其实是离崩溃不远了。

事实已经很清楚,男人不可能变好,婚姻也不可能好起来,你也做不了冯小刚老婆徐帆那样能自我催眠忍辱负重的奇女子。如果内心滋生的恶和日积月累的负面情绪是在折磨摧毁自己,那这样的缠斗有何意义?

婚姻不是生死契约,应当有调整的可能,要么放过他,要么放过自己。电视剧《婚姻生活》的最后,那对夫妻还是离了,终止了对对方和自己对自己的折磨摧残。

实在拗不动这股筋,那也要强身健体,开阔心胸,经济精神独立,多走出去见识这个世界,山川河流大自然有神奇强大的治愈能力。睡不着的夜晚再重新审视细细梳理人生和婚姻,能不能惩治对方不重要,自己的人生才是重点,别让坏婚姻激发的恶摧毁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