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热点

“领秀重庆”人物系列 | 刘祖兰:重庆最美女教师,带着梦教语文

2018-02-27 11:17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龚正星 浏览量:16201
18 1

原标题:“领秀重庆”人物系列 | 刘祖兰:重庆最美女教师,带着梦教语文

编者按

2001年12月13日,“全心全意 只为女人”的《新女报》惊艳诞生,助推“美丽经济”浪潮,扛起“女性新闻”大旗。

16年,她见证重庆的飞速蝶变,参与女性的闪耀成长,分享女性的傲娇与欢乐,也分担女性的忧愁和困惑。

从2017年开始,新女报特别推出全媒体大型系列报道:“领秀重庆”封面人物策划,诚邀城中各领域行业优秀优雅的美丽女性,耀眼绽放,共享芳华!

执教36年,她是重庆“最美女教师”;笔耕不辍,她是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她是徐悲鸿中学语文教师刘祖兰,即便所获荣誉不胜枚举,城中主流媒体竞相报道,她始终不骄不躁、从容谦逊。

第三十期领秀人物,我们请刘祖兰分享她的故事,“我只是一个带着梦教语文的平凡园丁,我希望通过教育,使学生富有智识,兼备品格和风骨,在字里行间找到前行的力量和桥梁。”

刘祖兰

重庆市徐悲鸿中学语文教师

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

2016重庆市最美女教师

重庆市优秀教研组长

全国中小学信息技术大赛一等奖获得者

全国恩欧希创新奖获得者

日本生活家渡边真纪曾经说,“布置好的房间如果没有花花草草,就像一盘菜不放盐,了无生趣。”刘祖兰的家,正如她的人一样别有生趣。

门前种着两棵高大的银杏,一入秋冬,像花又不是花的那一种落蕊,会铺得满地翻黄。整个居所的装潢以浅色系为主,一桌一椅处处透着明快优雅。

刘祖兰家中一景

沙发是布艺的,书是触手可及的,空气里似乎氤氲淡淡的油墨香气。落地窗望出去,入目皆是主人家精心侍弄过的花草、盆景。

在这样的环境里,刘祖兰一身驼色大衣,眉眼温和,轻言曼语,倒恍惚教人生出岁月静好之感。短短两个小时的交谈,真真是如沐春风、意犹未尽。

刘祖兰家门前的银杏树

幼年立志,她要做语文的园丁

人生在世,最难得是“活得明白”。有的人终其一生,不是浑浑噩噩,就是汲汲营营,平白浪费一遭;有的人则很幸运,在寻找自我的路途中,一并就找到了热爱的事业、笃信的方向,以及为之奋起的力量。

刘祖兰恰是后者。早在6岁稚龄,她就明确了生命中最具分量的角色——语文老师。

刘祖兰热爱文学,在她眼中,文学的魅力简直不可想象。同样表达一种主题,怎么文字排列组合不同,就有阳春白雪、粗俗浅薄的高下之判?薄薄的书页一翻一折,千百年之前的历史,千万里之外的世界,尽在眼前。

无所不知的语文老师,站在三尺讲台引经据典,简直是自带发光体的偶像!刘祖兰常常一双星星眼锁住“偶像”,喜滋滋地发梦,“我要是语文老师,那该多美呀!”

因此,高考择选志愿,小姑娘一口气全填了师范。那是1979年,16岁的刘祖兰进了当时的重庆一师。

高考证上的刘祖兰

须知为人师表,自身欠火候便会误人子弟。为了成为优秀的园丁,刘祖兰下了很多功夫塑造自己、修炼自己。

她自知年轻识浅,文章不够成熟隽永,就向师长诚心求教,从人物语言、环境渲染、主题立意等方面一点一滴地雕琢;她努力攻克普通话,日日将新华字典翻来覆去,熟记每个字的读音和释义……

当年宋祖英有一首歌来来回回地唱:那支粉笔画出的是彩虹,洒下的是泪滴;那个讲台举起的是别人,奉献的是自己。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扎扎实实多年积累,长大后的刘祖兰,终于成了心心念念的语文老师。

负荆绘诗,她把文学之趣融于日常

在徐悲鸿中学,年逾五十的刘祖兰,是孩子们口中的“兰兰姐”。

学语文犹如谈恋爱,是十分甜蜜、浪漫的邂逅。怎样才能让孩子们发自内心地热爱语文,游刃有余地驾驭文字?刘祖兰想了一个办法——将文学之妙融于日常。

有人写作文字里行间都是敷衍抵触,刘祖兰就请对方从喜爱的领域切入,于是一下笔就文思泉涌。

有人犯了错,刘祖兰不体罚不请家长,只叫他们在规定时间内作诗一首,名曰“负荆绘诗”。刘祖兰的班上不仅乐于“以文抵债”,还流行“写诗替礼”。每每逢年过节,同学们总是别出心裁地用原创短信向刘老师贺喜,刘祖兰再逐条回复,真有种以诗相和的况味。

“惜春却写伤春句,怎留得,春长驻。今岁桃花开几树。桃花枝下,红英如故。犹似当年路……”如今翻到学生们留下的诗词,刘祖兰满心感动。待到十年二十年后再回首,不知该有多触动。文字啊,不仅可以流芳,还可留芳哩!

很多人以为写作讲究天赋。但刘祖兰说得好,生来就要当大文豪,挥毫泼墨就能著锦绣文章的李白、张爱玲、严歌苓,是众生里的十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更多人,诸如杜甫、莫言、贾平凹,靠的是字斟句酌的谨慎,是千万遍吾往矣的勤奋。

人工智能时代步步紧逼,每个人的生存空间被无限积压。何以解忧?不妨写作。用手中的笔,将快意也好,愤懑也罢,洋洋洒洒写下。与自己对话,与自己和解。把写作当成最好的释放。

塑造风骨,让有情怀的人成为精神贵族

真正的文学是浪漫纯粹的。刘祖兰教初中语文,让孩子们先读白落梅的小说、席慕蓉的诗、张晓风的散文,领略何为“句子美好透明得竟像是沾着月光的江水写成的。”最后看“清净之莲”林清玄,学会以清净心看世界,以欢喜心过生活。

我们当然要懂得欣赏文学之美,文学之趣,然而更重要的问题是——文学能够干什么?刘祖兰的答案很唯美:塑造品格与风骨,让你遇见更愉悦轻盈的自己。

所谓女到中年,无声崩溃。孩子不是清华北大的料子,非要拔苗助长,搞得家里硝烟弥漫;先生没有升职加薪,日日怒其不争;

日常生活是厨房里的油盐酱醋,是东家长西家短的隐秘八卦。王小波对中年女性更是有一句刻薄的评论:中年妇女在中国是一种自然灾害。

我们常常鼓励女性无论年轻年长,皆要活得精致。究竟什么是精致女性?钱钟书先生的一句话,道出了“精致”的本意,“洗一个澡,看一朵花,吃一顿饭,假使你觉得快活,并非全因为澡洗得干净,花开得好,或者菜合你口味,主要因为你心上没有挂碍。”

刘祖兰的心上没有挂碍,这要得益于文学,让她数十年如一日地保留赤子之心,“文学最伟大的魔法,是让我们构建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获得远离卑微的力量。无论现实社会如何不尽如人意,在你的精神王国,是阳光普照还是阴云密布,全由你自己决定。”

55岁的刘祖兰,内心笃定、从容生活,不被年龄束缚,不被现实打败。你看,她的眼睛里依然有光,熠熠生辉。

Q&A

保持赤子之心,带着梦生活

新女报:离不开讲台,是因为使命感成就感吗?

刘祖兰:把沉迷游戏差点放弃学业的学生拉回来,教会和年迈外婆逆反的女孩柔软……对别人产生正向的引导,这是妙不可言的体会。给我3年,我要影响学生30年。

新女报:您希望孩子们成为什么样的人?

刘祖兰:有情怀的人。他们要有宽阔的眼界,有宠辱不惊的心境,有百折不挠的底气,有爱这个世界的能力。

新女报:30岁前成不了诗人,也要继续写作和阅读吗?

刘祖兰:笔耕不辍能让我始终保持激情,保持年轻。我现在的阅读不仅停留在书本,一朵花开、一片叶落,旁人一句不经意的话,往往大有禅意。懂得倾听和发现,世界的美好超出你的想象。

新女报:阅读对女性而言,意味着什么?

刘祖兰:腹有诗书气自华,阅读会改变女人的气质和气场,让你变得更美、更从容豁达。以诗词为心,书卷气就是最馥郁芬芳的女人香气。

新女报:如果要用一句话形容您的教学,您会说什么?

刘祖兰:我的学生曾说,刘老师是带着梦在教语文。爱上文学、教语文就像一场浪漫又甜蜜的梦,愿梦中的你我,沉醉不复醒。

策划_林文 杨莉 执行_本报全媒体中心 文_龚正星 实习生_苟应飞 图_被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