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热点

重庆旅行文学第一人红尘,她说最适合艳遇的地方是这里

2018-06-30 10:33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龚正星 浏览量:7111
6 0

她是红尘,重庆旅行文学第一人。

行过许多地方的山,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只有喜马拉雅是她心中最炙热的圣土。

日前,红尘携新书《梵香》,

做客南滨路精典书店,

与上百书友分享“尼泊尔的香气”。

20年在路上,纵使满面霜雪,

大女孩红尘依然如月皎皎,

保有天真明媚的赤子之心。

来吧,和红尘一起,

戴上花从重庆摇滚到博卡拉。

红尘是新女报的老朋友

分享会结束后

第一时间接受新女报专访

红尘,国家地理作家、达摩流浪学者、红尘国际青年写作营创始人。《越野越西藏》获“百本旅人最爱图书奖”、《徒步喜马拉雅极地与你相遇》获“2014中国好书榜年榜之生活类TOP100”。

“从未有人知道旅行后的命运,

甚至清晨的阳光也没能打扰这里。”

——红尘

现场:红尘的旅行文学之夜

上周六晚19:30,“红尘旅行文学之夜”在南滨路精典书店举行,上百书友赴约。《新女报》作为主办单位之一,非常关注这场分享会,15位读者通过“新女报读者群”积极报名参与。

因为要负责现场报道及专访,记者上午就到了精典,巧遇红尘的先生胡虹——他早早就将晚间需要分享的旅行丛书送到书店,方便读者先行取阅。我用了一天读红尘,勾勒出一位满面霜尘、内心坚韧的旅行家形象。

然而等见到本人,我才发觉,红尘其实只是一个天真感性的女孩、自由纯粹的行者。她,当得起“明净”这个词。

长时间的旅途生活,不可避免的在红尘脸上留下痕迹,但她同时又是朝气蓬勃的。

浅蓝色的宽檐帽、简单的白外套,她站在光束里分享异国的神秘、旅途的感悟,你仿佛透过她的笑容,她的眼睛,真的看见了西藏的天空,闻到了尼泊尔的香气。

红尘深爱着尼泊尔,她形容那里是世界的雪域冒险之都、尘世间的最后一个世外桃源。在新书《梵香》一文里,她翻译了英国歌手凯特·斯蒂文斯的一首民谣作品《加德满都》。

红尘和协办单位之一的重庆女子悦读会创始人五瓣花合作朗诵了这首歌,中英文对照的形式,不疾不徐的低磁嗓音,给了书友们特别的惊喜,也是分享会完美的收梢。

对话:博卡拉才是美色胜地

在成为职业旅行家之前,红尘的身份是重庆《新女性》杂志的总编辑,兼《中国妇女报》《新女报》《重庆晚报》等主流媒体的专栏作家。后来辞职跑到沿海,去当时发展最好的媒体《HOPE》打开新局面。

反复折腾了好几年,红尘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一生更多想做的是写作,写作是热爱,是专注。

于是,自2007年起,红尘开始了“半工半写”的生活——半年在工商大学教传播学,半年在旅途中勤力创作。“我从来不局限于写自己,而是为我的读者展现一个活生生的、有斑斓颜色的世界”。红尘说。

《梵香》插图,尼泊尔提吉节上的少女

新女报:母亲重病时刻,为什么会想到用两个月为喜马拉雅写书?

红尘:母亲患病以后,我停止了创作,天天在医院陪着她。母亲从来不赞成把儿女绑在身边,我陪她做了6次化疗,她恢复了生活自理能力,就鼓励我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的文字,都是献给母亲的情书。

新女报:母亲赋予你最大的力量是什么?

红尘:生命无常,充满未知,但艺术和文学让人豁达和充实。患病时母亲身体每10秒有9秒都在痛,她就趁不痛的那一秒钟架着画布勾几笔。绘画就是她的信仰,也是她的止痛药。

新女报:看了您的书,觉得很多形容很妙,比如某个章节的标题是“戴上花从加德满都摇滚到博卡拉”,你认为你是天才还是地才型作家?

红尘:天才型的作家只专注地做好一件事,像虹影就是天才型的,论学历她只是中专,但她的文字清醒透彻、入木三分,我称她是“穿过文学迷雾的女战士”;而我是沾地气的(可能是因为我在行走,哈哈)、勤奋的,有朋友叫我做“重庆作家的劳模”。

新女报:好像文艺女青年最近有点像骂人的词,说您是文艺女青年您认可不?

红尘:我可不仅是文艺女青年,之前南方都市报评了“十大小资女作家”,有成都的洁尘,北京的赵赵,重庆的红尘等等。为什么中性词儿含贬义?大概是有的女性没有把握好文艺和矫情的分寸。每个年龄都应该活出得体的美感。

新女报:环游世界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与女性有关的奇特风俗?

红尘:尼泊尔的少女婚让女人一生不会成为“寡妇”。绝大多数尼瓦尔人信奉佛教和印度教,然而印度教规定女子一生只能结一次婚,任何情况都不能再嫁。为了保护女子的幸福,智慧的尼瓦尔人决定,让女孩子和一种叫“Bel”的果子结婚,以示受到神的首肯和祝福,成年后和男人的结婚,则是“二婚”。尼泊尔是非常安全的国家,信念的约束力比任何法律来得强。走在大街上,你会感受到每个普通人说“Namaste”(你好)善意,你可以每天都在阳光中醒来。

红尘在尼泊尔

新女报:行过这么多地方,最适合艳遇的地方在哪里?

红尘:博卡拉宜艳遇。她有迷人的佩瓦湖、壮烈的雪山,被称为水边的Thamel区,西方人的后花园。尤其适合晒太阳和发呆,很有与世无争的意思。如果是两个人的蜜月小窝,那就去拉萨仙足岛吧,你可以选一个庭院,安安静静的等落日,一回头就看得到布达拉宫的夜空。

新女报:89年的时候,你已经开始用“红尘”这个名字。近30年过去,你如何评价“红尘”中的红尘?

红尘:每个人都可以取名红尘,每个人都是红尘中的一粒红尘。张养浩有首词极佳,“青史内不标名,红尘外便是我”。我通过感悟、创作和修行,丰富精神生活,成为红尘之外的人——这是我所追求的境界。

红尘的微信名是“红尘在路上”,她也将始终穿行在这世界的路上。红尘个人微信:reddust66;微博:pearl红尘在路上;公众号:红尘国际青年写作营,hongchenguoji

新女报福利群为本报读者争取了15个分享会的名额,散场后,读者纷纷表示被红尘的魅力折服,自我盖章真粉无疑。

红尘是我的生活样本

何漫迪,27岁,行政

旅行一直也是我内心的信仰,充实了我的精神世界。红尘老师在现场数次落泪,真的是用生命在行走和写作,“今夜文学之旅”完全戳中我内心的柔软点。

在红尘忙着签书时,何漫迪“偷偷”完成了合影

高兴、难过或者临时起意,每一个当下都可以成为旅行的理由。我喜欢和妈妈一起旅行,路上更亲近,像无话不谈、亲密无间的小姐妹。

每次回来以后,我都会得到一种更积极生活的力量,然而分离也是我难过的原因。比如第一次去厦门,我就觉得我对它一见钟情了,那种悠闲的、小资的浪漫氛围非常令人愉快,在某个奶茶店消磨一下午都不觉浪费。

我挺喜欢书,旅行文学也有涉猎。去现场听红尘分享旅行故事,被她那种对写作和旅行发自热内的热爱所触动。她是一位勇敢、感性、可爱,非常有才华的女士,热爱生活并且敢于探寻生命真正的意义。

红尘为我打开了一扇女人40岁之后的样本。

生活需要灵魂滋养

岚,38岁,财务

新女报发出召集令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位旅行作者的故事很有意思。听过现场之后,我觉得有点超乎想象。

首先,旅行文学讲座是我喜欢的,但红尘的语言很有感染力,很生动。我的两个娃虽然才1年级,但是都坐得住。尤其是女儿,从小就信誓旦旦地向往冒险,这会儿更是要将红尘视作偶像了。

第二排枣红色衣服的小姑娘(中)为岚的女儿

其次,站在女性的角度,作者非走马观花式的旅行,让我们很敬佩。她把旅行划分了很多阶段,我还停留在初级阶段,而她已经升华到一定高度。

比如在尼泊尔做义工志愿者,把卖书的钱捐给当地希望小学;比如积劳成疾、换上抑郁症,依然笔耕不辍,用3年时间写就《梵香》。

红尘老师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独立感性、百折不挠的灵魂。很庆幸在这个物欲横飞的社会,她让我们展示了另一片灵性生活的土壤。

岚喜欢旅行,去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喜欢,并且对没有去过的下一个地方满怀好奇。

记者手记

去旅行,去寻找你的那颗糖

生而为人,极为不易。尤其是女性,在婚姻、教育中所要承担的实际功能属性远超男性数倍。我们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厨房和爱,陷于鸡毛蒜皮。

“我好忙!时间不够用啦!”

“救命,我要变陀螺了!”……

这里没有鸡汤可熬,也无大道理可讲。面对职场和生活的风霜雨雪严相逼,唯有修炼武功正面克敌。但,假如你不快呢?假如你不快乐,那就去旅行吧。

去博卡拉,去新西兰,去威尼斯,哪里都好。总之偷得浮生,在新鲜的世界呼吸、补充甜分。嗯,喜欢极了《梵香》里头写的一句话:面对苦难,我们是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