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时尚

专访|“黄门宴”黄珂,他说他是重庆人开在北京的小码头

2018-07-26 11:19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龚正星 浏览量:20884
29 0

望京606号,有一桌摆了近20年的流水席,食客形形色色,逾有二十万之众。它的主人黄珂,重庆人,名头极多,最响亮的仍是美食家。

因自掏腰包以飨八方吃货,江湖人称“黄公”,皆以“黄客”自得。

6月底,黄珂受邀回渝,担任“青春季·文化大使”首届重庆城市文化推广活动评委,并接受了新女报独家专访,我们就着江风,聊了重庆的文化和山水,也聊了他的爱情和不孤独。

黄珂:旅居北京的重庆籍文化学者、著名社会活动家、“黄门宴”首都文化沙龙创立人

在重庆的城市文化客厅概念98见到了黄珂,和想象中豪气干云的大侠完全不同。他有一颗明亮的光头,慈眉善目,言笑晏晏,那时刚好日落未落,暖黄色的光晕笼在他身侧,愈发衬得君子如玉,温润通透。

他说得到年轻女孩的赞美会高兴,我以25岁的眼光去看,黄珂的魅力比之小鲜肉,半点不输。

黄门宴,洒脱到极致的行为艺术

煨麻辣牛肉,煮黄氏烈酒。闻丝竹雅乐,交天下朋友。坊间有传闻,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贩夫走卒,望京606号进门是客,不问来者。于是,各色人等呼啸来去,尽兴即作鸟兽散。

热闹的黄门宴颇有魏晋之风,是真名士自风流。凡来过的人念念不忘,没去过的人摩拳擦掌,知乎甚至还特地出了攻略——如何去黄珂家吃饭?可见群情澎湃。

因着这一场洒脱到极致的行为艺术,黄门宴成了京城第一文化沙龙的传奇起源,媒体争相给黄珂冠以“当代孟尝君”的标签,他本人却不置可否,“吃饭和交朋友一样纯粹,朋友第一天来吃饭,觉得喜欢,第二天又带朋友来,时间长了,对胃口的都是朋友。”

偶尔技痒,黄公还会亲自下厨捯饬几道菜

比起当代孟尝君,黄珂更认可的说法是“重庆人开在北京的小码头”,仗义疏财,散出去的不过金银俗物;千帆过尽,留下的都是情深义重。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交一万个朋友。黄珂的小码头何止一万个朋友?然而数字多寡又有什么关系,一个朋友就是一本书、一里路,他从中窥得人生的养分,用作丰富自我的成长。

流水席不歇,日日有黄友盈门

文化大使,重庆文化行走的读本

北京千好万好,黄珂对故乡重庆仍然有不可割舍的深情。在他眼里,重庆人生活中处处可见文化底蕴,却身在宝库而不知,“大家都知道重庆有抗战文化、川美文化、火锅文化,三峡文化,但你在大街上随手拉个重庆人,请他具体谈一谈,对方多半是磕磕绊绊语不成句的。”

文化推广的点睛之笔,无非落在推广二字——选拔文化大使,让其专注于某个领域,长久坚持做文化普及。

文化似乎一直紧握在所谓高精尖的少数人手中,做文化推广,是否形同“努力叫醒装睡的人”,最后一切徒劳?

黄珂有不同看法,“文化是国家传承千年的内核,是支撑民族繁衍前行的力量。以前上学,觉得只有读书才可以融合文化。其实接收的方式太多元了,就像我办黄门宴,不必读很多书,只要常常和思想远超于己的人沟通交流,就能见贤思齐,吸取对方的思想精华。”

众“黄客”以黄珂为原型,把黄门宴的故事搬上话剧舞台

然而,脱离文化似乎也不影响生存。那么文化推广是否确有必要?关于这个问题,黄珂难得收敛了笑意,显出郑重的神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中国最高的道德水准。正因为种种文化博弈,我们的内心产生了约束力,在处理问题时才会更睿智、更全面、更克制。”

文化自信,让一个平凡人更柔软,也更强大。

对话

新女报:如果你参与文化大使的选拔,怎么向评委拉票?

黄珂:重庆文化大使我当之无愧。人就是文化最丰富的载体,通过家宴这种形式,我和二十万人建立联系。文化是一种生活方式,西餐有西餐文化,茶有茶文化,火锅有火锅文化,我做的是人的文化。

新女报:好像每一个人都希望窥测筵席散去之后,你的孤独?

黄珂:我单身一两年了,夜晚的最后只剩我一个。所以大家都以为我肯定是落寞的,其实不管热闹、嘈杂、人少、人走,我一直很坦然。

新女报:如果用一个词形容你,我想用“通透”,有没有什么坏事情能够打破这种通透?

黄珂:我心上没有难事,睡一觉都会好。而且人的弹性很大,太阳大了去林荫里躲起来就是,下雨找把伞就是;遇到喜欢的多相处就是,讨厌了不来往就是。出生、成长、青春、壮年、衰落、结束——想起来人生无非就这几件事,何必多生枝节。

新女报:你有没有胆怯的时候?

黄珂:我谈恋爱会比较被动,一定是对方先说有好感,我才会回应。完全由我主动的,极少,可能还是怕被拒绝了,伤自尊。

新女报:做过最浪漫的事情是什么?

黄珂:给她炒一道菜,我喜欢这种家常的,有烟火气息的浪漫。

黄门宴第一名菜黄氏牛肉,《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这样赞它:将牛腩用盐、初恋、料酒码味,随后随姜、激情、香料下油锅炒至金黄加汤。先用十八岁的猛火后转五十岁的欲火慢煨三小时。

新女报:很想听一个交往过二十万朋友的人,解读两个人的相处哲学。

黄珂:我第一段婚姻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就结束了,中间单身了二三十年。后来很偶然地又结了一次婚,半年后又离。每次分手都说得清清楚楚,很友好。两个人相爱是靠缘分,如果有一天她找到跟她更有缘分的人怎么办呢,一切都无法预料。所以随缘,开心就好。

新女报:你如何评价黄珂?

黄珂:我想做一般意义的好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喜欢的人。尤其有年轻女性喜欢,是很高兴的事情。

新女报:朋友兴致勃勃的攒局,把你的故事改编成了话剧,还邀请你客串。请问演员黄先生,未来你对戏路如何规划?

黄珂:我喜欢硬汉……嗯,我可以去演一个和尚。

文丨首席记者 龚正星 冯清影(实习)

摄影丨李骥

图丨被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