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情感

“婚姻刷单族”出没,当心!

2018-08-03 10:57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黄婷 浏览量:21407
32 0

面对各方压力,

“剩女”们多少有些慌张,

绝大部分依然坚持初心守护爱情信仰,

而有的却开始寻思“随便找个男人。

为“减压”,模特美女随便找了个人结婚

身高170的大长腿美女刘芫在微信上跟我诉苦,“结婚以来我一点不觉得幸福,我们完全合不来,我想离婚,但他拖着不离,好烦啊……”身不由已楚楚可怜的弱女形象跃然而出,见面才知道是个反转故事。

刘芫今年31岁,家乡在某山区小镇,当年高考只上了专科线,毕业也没找本专业工作,有颜有身材的她签约做起了模特,也曾风光过,走T台,拍大片,上平面,对一个小镇姑娘来说,也算闯得有模有样。那时年轻貌美的她交往过的男朋友,有官二代富二代,可惜全卡在谈婚论嫁关头,对方要么挑剔她的家庭,要么嫌弃她的学历。有一个在一起了3年的男朋友,对方父母对模特职业有偏见,她为保爱情转了型,做起了活动策划类幕后工作,但依然不被对方家庭认可,最后还是黄了。

此时刘芫已经28岁,亲戚中跟她同辈的一个接一个发喜帖生小孩,父母坐不住了,每天一个电话催婚,压力山大的刘芫本来很不屑相亲,无奈进入了相亲车轮战,疲惫不堪心力交瘁,却一无所获。

过了30岁,刘芫慌张了,过年都不敢回家。各方压力让她喘不过气,刘芫寻思“干脆随便找个男人结婚算了,反正可以离。”之后她通过婚恋网站认识了路均。

路均是个医生,离异无子,跟朋友合伙经营诊所,一年二十万上下。见面之后,路均对刘芫很有好感,而刘芫根本没看上路均,“长得又丑,还有点胖,个子也矮,才1米73,我穿平跟看上去都比他高。”但觉对方经济尚可,职业光鲜,结个婚勉强应付得过去,于是对路均的追求积极回应,很快两人就“确定关系”,4个多月后,举办了婚礼。

压力消散,刘芫松了口气,安分了一段时间,却越看身边的男人越觉得配不上她,路均的财力也远没达到她的理想标准,日子越过心越堵。路均总是自豪地带她出去见亲友,每一次她都觉得难堪折磨,她打算按原计划,离婚。路均不知道刘芫的计算,还当自己好福气,却没多久就感觉刘芫变了许多,态度冷漠,言辞粗暴,离婚二字随时挂在嘴边,但路均哪会轻易放弃大费周折的二次婚姻。与此同时,刘芫在婚恋网站上的状态依然是“未婚”,不时有约会,一直在物色有颜有财力的青年才俊。

这就是她嘴里所说的“不幸福的婚姻”。

黄婷解析

你利用婚姻的样子真的很丑

女人坏起来也是套路深沉,这种结婚都要刷单的行为,不仅是欺骗侮辱了对方,也是消耗折辱了自己!但刘芫只觉自己自私,自认都是出于无奈,很多委屈,并非没有努力过。“人不都是自私的吗?这个社会这种现象多得很,只不过我大方承认了。”

强盗逻辑掷地有声!那你倒是找个志同道合的啊,为毛拖个无辜的人下水?假情假意祸害别人?她说“刚好遇上了嘛”。也真是要给寻寻觅觅的未婚男女提个醒,“婚姻刷单族”出没!很多女性也深受其害,遇上那种结婚很迫切,却敷衍散漫状态游离,对未来毫不在意的人就要当心了!

聊到一半时,刘芫也有表露过对男方的歉疚,我原本还想拿众多突围先例劝劝她。例如性学专家李银河坦承相恋之初,嫌王小波长得丑拿不出手,后来却在自传中甜蜜记录“与小波相恋相依的二十年,我们几乎从来没有吵过架、红过脸,感受到的全是甜蜜和温暖。”例如我曾经采访过的一对夫妻,女高男低,外形不搭,但男人很有担当,女人过得很幸福。但后来都懒得说,因为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一种市侩的决绝,她就是看不上对方,想趁着姿色尚存快点找下家,想找到方法快点把这事了了。

美女,你如此不善良,三观歪成麻花,嘴脸近乎无耻,跟那些骗色骗婚的渣男有什么两样?你当那些“青年才俊”都是地主家的二傻子吗?这么“丑”的你,根本配不上美好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