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时尚

封面先生 | 演员胡光子:穷开心的40岁大男孩

2018-08-07 09:07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龚正星 浏览量:6937
24 0

编者按:

2017年,新女报特别推出“领秀重庆”封面人物策划,诚邀城中各领域行业优秀优雅的美丽女性,耀眼绽放,共享芳华。

当重庆女人飞速成长,用她们让人眼花缭乱的精彩生活,献礼这座日新月异的城市时,重庆这座从来不缺阳刚之气的山水之城,一直有那么一群男性,他们对潮流有超凡的敏锐,他们对生活有独到的见解,他们对自我有严格的要求……他们用行动证明,有趣的灵魂百里挑一,重庆男人的精彩不输女人。

他是《大汉天子》里贪得无厌的李广利,是《铁齿铜牙纪晓岚》里文质彬彬的何文进,也是《新水浒》里的“著名奸夫”张文远……

作为演员,胡光子戏路百变,尤其演坏人入木三分。虽然命运没有馈赠他与演技相匹配的名气,但他不骄不躁,爱玩爱闹,生活得明亮又坦荡。

今夏,胡光子受邀担任2018年重庆小姐大赛评委。本期封面先生,我们想和这位“40岁的大男孩”,谈谈风花雪月、人生理想。

你很难不喜欢光子。

专访约在光子最爱的星巴克,等我提前半小时到的时候,他的咖啡都只剩半杯了;在光本肖像拍封面大片,顶着烈日去户外,反光板打得光子眼睛冒光,汗水小溪一样淌,临时坑助理(我)递纸巾过去,他坚决不擦,“别别,妆会花的”……

他喜欢鞋,喜欢看书,喜欢电影,喜欢旅行,喜欢晒爸爸养的猫,喜欢电子产品喜欢到凌晨爬起来守苹果发布会……短短三面,这个自称“穷开心的小孩”,真的很难让你不喜欢。

角色全是机缘巧合“撞”来的

1998年,在重庆艺术学校中专毕业后,胡光子被分到重庆话剧团。演了两年舞台剧,他发现重庆的文艺氛围好像没有真正成气候,就琢磨着考到北京去。

跟家里略提了一句,没想到母亲大人兜头浇了一盆凉水,想逼他知难而退,“好好一个单位,说不干就不干啦?补习费家里不会出的,你自己想办法。”

那会儿胡光子正在团里担纲主演《民警芦振龙》,每月工资不过293块钱。朋友牵线,介绍他去影楼当模特、拍样照、走秀,硬是攒够钱上了高考补习班。

同桌殷桃进了军艺,胡光子就去考上戏、中戏。当时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刚好也在北京招生,院长张国立亲自坐镇。基于尊重妈妈不希望儿子当北漂的意愿,胡光子权衡再三,还是回到了重庆,成了张国立第一批入室弟子。

没有关系、没有人脉,胡光子很多角色都是靠缘分的安排。

大二那年,偶然参加一个聚会,却意外收获了名制片人抛出来的“橄榄枝”——对方极力邀请他去北京拍戏。胡光子第一反应却是:别闹,这种好事儿怎么会落到我身上,我不去。

不料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反而对了制片人的胃口,觉得这小孩儿还挺好玩。第二年,他直接给胡光子打电话,“你赶紧收拾东西来横店,有个戏,《大汉天子2》”。

小伙伴们还记得童年记忆李广利吗

拍《五月槐花香》更是云里雾里,他去探班张国立,晚上就接到了老师的电话,说剧里正好有适合的角色,要他第二天去定妆……

就这样,胡光子懵懵懂懂地踏上了演员之路。

成名需要野心,但他没有

娱乐圈需要成名的野心,需要往上爬的欲望,但胡光子不喜欢去够,去争。每每机会来临,第一反应也是老想往外推。

“我总觉得自己还不够好。”顿了顿,胡光子补充了一句,“主要是我对生活的要求不高,不忙的时候约朋友吃饭、旅行,就觉得很开心。”

一晃眼,“李广利”已经是15年前的旧事。因为一路以来的佛系,胡光子戏演得不少,却始终没有大火。

身处名利场,光子的清醒和通透更显得弥足珍贵。

光子的眼睛有故事,很干净

一夜之间,流量明星成了谁都可以痛踩的过街老鼠,大家纷纷为中老年实力演员走花路强势应援。讨伐流量,好像莫名变成了现象正义的行为。

仅仅凭借好看,就可以得到观众更多的记住和喜爱,这是对实力演员的羞辱吗?光子连问题本身一并否定,“提出这种困惑,说明演员还不够成熟。有人做演员做明星都是天生的,法国演佐罗的阿兰·德龙,台湾的林青霞,香港的张国荣,这一类的人甚至已经跳脱了演技的范畴,单单是在那,就让所有人挪不开眼。你怎么较劲?不甘只会毁了自己。”

那一刻他甚至想到了常常莫名其妙就被群嘲的黄晓明,忍不住为他鸣不平,“待人接物,事无巨细,那种周到,你觉得他应该成功,他值得现在的位置。不要去质疑别人的努力,如果你做不到,那就是你努力还不够。

诚然,每个人生来不同,最要紧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对于演员而言,也许最大的成就是非他莫属——除了你,其他人演这个角色,都不对。

四十不惑,也有风波雨,也有艳阳天。谈到对演员的敬畏感,这个没心没肺的大男孩终于流露出一点遗憾:他还没有自己满意的代表作,没有自己很喜欢的角色。

“演员一辈子在等,也许第一个,也许下一个,也许永远等不到。”胡光子说。

光子的影视造型

一句“对不起”,他的初恋等了10年

胡光子在朋友圈里晒猫,晒乖巧的小女孩,于是我专访之前就早早给他贴好了标签——暖男奶爸。他大笑:我单身!

高大英俊、风趣幽默,这种级别的“天菜”竟然也单身?!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鞭策我,必须好好与他聊一聊那些风花雪月的情感故事。

光子的猫在朋友圈高频出现

1996年,胡光子遇到了怦然心动的姑娘,就自告奋勇天天接送回家。追人的方式毫无新意,胜在淳朴用心,姑娘很快成了他的初恋女友。最好的18岁相爱的女孩,不知道如今回想起来有没有白月光普照的喜悦?胡光子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她。”

大学年少轻狂,胡光子移情别恋,抛弃了那个女孩,也一直没有说对不起。好多年前开同学会,她也从外地赶回来,一帮人约去K歌。他点了一首《好久不见》,唱到一半她就哭了,逃到洗手间收拾情绪。

接下来,老同学又给光子点《爱的代价》,“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歌没唱两句,这回光子先崩溃了,抱着女孩一直哭,反反复复地说对不起。

女孩的眼泪一下就点着了,“我等你这句对不起,等了10年。”

和解之后,俩人再不提过去的恩怨,偶尔寒暄问候,竟然成了很好的朋友。这件事给了胡光子极大的触动,“中国人最不善于说对不起,但有时候仪式感很重要,那个当下一定要有这3个字。你以为说对不起很伤害对方,其实不说更伤害。”

人如果犯错不悔过,就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局限。那些好的,坏的,难过的,快乐的,最后都汇成了他眼睛里的海洋,通透清澈,强大又温柔。

胡光子近来在苏州拍戏,新更的朋友圈发了3张十里荷花、天高云淡的图。透过西湖的水光潋滟,好像看到他骑着单车环湖一圈,自由散漫、简单纯粹,愿他始终保持干净的少年气,愿他看取莲花净,一世天真不染心。

Q&A

要在荒诞的生活里向死而生

新女报:对演员的敬畏感,是别人给你的吗?

胡光子:刚上大学的时候,老师让每个礼拜交一篇杂文,大家都以为是个小作业,嘻嘻哈哈敷衍交差。我甚至在纸上涂涂画画打了叉叉,老师一看,写了句评语,“光子,你写文章都如此潦草,以后如何去面对你的角色和生活?”我羞愧万分,当即拿回来工工整整重写了一遍。之后对待演戏这件事就很认真,做足功课,不欺场,不失场。

新女报:你平时看了大量的电影,说说你印象深刻的一个电影镜头吧!

胡光子:电影《革命之路》最后那个镜头很有深意。迪卡普里奥和温丝莱特有争执,女的怀着孕自杀了。隔壁的邻居老太唠叨这件事,老伴默默掏出耳机看报纸,不停点头附和,其实他什么也没听见。这个镜头反映了很多婚姻走到最后的状态。

新女报:所以你怎么理解婚姻?

胡光子:人是两个孤独的个体,保持独立性才能走进婚姻。先做好也许会离婚、会吵架的准备,这样对方做了一点小惊喜,你就会超乎意料的感动。如果事先抱有太多期待,他又没有好到那个程度,你就会无限放大这种失落感。生活永远荒诞,向死而生才会过好每一天。

摄影| 光本肖像 服装赞助| ZARA

新女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有参照的女演员吗?

胡光子:不需要很漂亮,可爱的女生很吸引。马思纯就很可爱,笑起来很真实。

新女报:现在的生活比重是?

胡光子:一半拍戏,一半旅行。

新女报:有没有想象过未来的生活和另一半?

胡光子:你永远不确定明天会发生什么,你以为自己喜欢林青霞,可能遇到吴君如你也爱得不行。也许明天就结婚了,也许还是一个人。明天是晴是雨,快乐就好。

摄影| 光本肖像 服装赞助| Timberland

策划| 林文 杨莉

文| 首席记者 龚正星

部分图片由被访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