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热点

14米巨幅“长卷”描摹两江山水,傅文俊数绘摄影艺术展惊艳亮相

2019-01-21 10:00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陈蔷 浏览量:6119
5 0

摄影是平面的,而在重庆著名摄影艺术家傅文俊的作品中,摄影可以是三维立体的,也可以是古典有禅思的。在他的掌控中,摄影师一个作为空间形象建构的媒介,我们曾经看见过大足石刻等中国传统文化意象在他的摄影作品中呈现出一种新的生命力。1月16日,《再次进场——傅文俊数绘摄影作品展》在位于解放碑的重庆美术馆开幕,展出傅文俊最新创作的《错位》《食色》《F1》《问茶》等系列数绘作品,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景观》系列摄影,从中我们可以看到重庆城市意象的另一种面孔。展览展出至1月27日,全程免费对观众开放。

巨幅长卷铺开两江山水,山城风景跃入眼中

熟悉傅文俊的人都知道,他的观念摄影将现实和观念交融,呈现出奇妙的“他世界”。以往,大足石刻、敦煌映像都曾被他的摄影作品再次改写。今次,山城风光终于成为主角。走进展厅,一幅长达14米的《有雾的季节》,将重庆城市风光尽收其中。从菜园坝大桥,一直到大佛寺大桥,独特的山城地貌以一种雾蒙蒙的视效跃入观众眼帘。傅文俊告诉我们,灰蒙蒙的后期其实不是刻意为之,而是 “拍重庆的摄影家很多,但我觉得朦胧中的重庆是最美的。这是纪实摄影,后期除了拼接,没有其他任何处理。”

傅文俊和我们分享了拍摄这幅作品的细节:“当时是2012年的夏天,那个季节雾很少,我每天早上7点不到就上南山,前几天要么雾气太浓,一出太阳雾就散了,要么完全没有雾。一连去了5天,终于碰到了合适的时机,一下拍了36张照片。我先把36张5000万像素的照片拼接起来,然后再缩小,最终完成了这幅长14米的作品。”傅文俊故意把视角压的很低,“这样就给观众一种江面很窄,渝中半岛似乎就在咫尺之间,高楼大厦有一种迎面而来的感觉。”

现场,同为《景观》系列作品的《街坊邻居》则从细节入手,展现了重庆的民居 “从2005年一直到2008年,我沿着嘉陵江,一直在拍重庆的老房子,顺着滨江路去了牛角沱、洪崖洞、朝天门、十八梯等地方,一共拍了300多张照片。”傅文俊又花了3个多月,利用焦点透视,从中选取37张最终拼接成一件作品。

城市在摄影中活了起来


《消融》傅文俊 数绘摄影 100x100cm 2017-2018

此外,展览还展出了傅文俊创作的《错位》《食色》《F1》《问茶》等系列作品,大足石刻、交通茶馆、传统民居等重庆日常仿佛在摄影艺术家的手下活了起来,作品的形式与普通摄影不同,结合了数码技术和绘画艺术,中国传统文化和当代艺术。让观众们的参观有了更多的惊喜。经过傅文俊的二次再创作,这些摄影变成了独具特色的数绘作品,“比如《F1》系列,照片都是我在阿布扎比F1比赛现场拍摄的,经过我的后期再创作,一半是真实的摄影照片,而另一半是使用焦墨这种传统中国画的绘画方式来呈现。”傅文俊说,他所有的作品,“都是把中国各种优秀的传统文化,用当代艺术的形式进行传播,用外国人看得懂的形式创作,把它们带向国际。”

•他们说

开幕当天,著名批评家、青年策展人、艺术家齐聚一堂,和现场的观众就傅文俊的创作进行了探讨。

与很多展览不同,傅文俊的数绘摄影展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开幕式,而是请来了多位批评家、专业人士,和现场的观众就傅文俊的创作进行了交流。

王林(展览学术主持、著名策展人):傅文俊是一个始终想改变摄影的摄影家,给我的感觉一直想要改变摄影的固有方式。

邓旭(批评家):傅文俊老师的作品,简单来说是装裱形式的变化,对于更多的是傅文俊对于时间意识和时空意识的思考。画面上层图像被分为了9个画面,其实这就相当于出现了9个时空,加上背后的画面,一共就有了10个时空,这其实是让平面化静态照片实现了时间和空间的突破。

冯大庆(批评家):傅文俊不断在尝试新的东西,他在重庆相当早的开始进行观念摄影创作,其实是在从个人的角度思考当代艺术和文化的关系。傅文俊的作品不仅有整体,还选取了9个部分进行单独呈现,这正好体现了整体与部分的关系,这也是当代艺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傅文俊的作品在视觉文化,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

尹丹(批评家):傅文俊先生的数绘摄影作品,体现了他对绘画性的追求。同时我们可以看到,傅文俊的作品中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追溯的是非常明显的,但他在创作中跳出了符号的束缚,不是简单的堆砌传统文化符号,而是将其化于无形之中,体现出了历史的沧桑感和崇高感。

何桂彦(批评家):我认为傅文俊先生的作品已经不是简单的摄影了,而是数码技术背后的艺术。这些作品将大众原有日常观看图片的方式进行结构,给观众设置了观看“障碍”,改变了大家对于图像的阅读。同时现在作品的创作和观看其实同样重要,我们能看到傅文俊作品的观看形式、呈现形式花了很大的功夫,但我觉得还可以更加丰富,这是我期待的。

杨矿(重庆市文联副主席,市摄影家协会主席):最具探索精神的摄影艺术家 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摄影,通过数码技术,变成了无限的可能,每一张作品都需要我们思考,需要我们消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