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热点

专访宁浩:我很少拍帅的人,沈腾是散仙黄渤有烟火气

2019-01-28 17:25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陈蔷 浏览量:12833
6 0

在重庆,宁浩接受《新女报》的采访

大年初一,所有的观众都在期待宁浩,这句话并不夸张。作为“疯狂”系列的缔造者,宁浩导演和监制的每一部电影几乎都能做到票房和口碑双赢,《心花路放》2014年就劲收10亿,《我不是药神》更是在去年成为现象级。还有不到8天将映的《疯狂的外星人》预售已经突破2亿。黄渤、沈腾、徐峥、雷佳音,叔圈F4齐集。“沈腾年轻时太帅不好合作,黄渤和我长得差不多”“我也不知道疯狂系列还有没有第四部,也许会休息一年吧……”来到福地重庆接受《新女报》专访的宁浩透露了不少疯狂的讯息。

宁浩和他的“疯狂宇宙”:我的科幻带着茬儿

《疯狂的外星人》剧照

从2005年《疯狂的石头》算起,宁浩用了14年,打造了属于自己的“疯狂”宇宙,从地下到地上再到外太空,从市井生活到科幻世界。《疯狂的外星人》之所以引人期待,不仅因为黄渤、沈腾、徐峥、雷佳音这样的神仙阵容,更来自于观众对宁浩想象力的期待。一个能将石头盘活,让赛车起飞的导演,他拍的科幻片会是什么样子?

目前可以得知的是沈腾扮演的是一个很市井的烟酒店老板,黄渤儿则是一个公园的驯兽员,两人在某天遇到了外星来客,一场好戏就此开始。可以肯定的是,宁浩拍的科幻电影一定不会是正儿八经和你探讨外太空奥秘的传统好莱坞科幻类型片。从小看着《奥秘》《飞碟探索》这类杂志长大的他一直有个科幻梦,“科幻是我认识世界的通道,但我的科幻是很疯狂的,乱糟糟的,带着茬儿。”

宁浩说,《疯狂的外星人》是他们这波人耗时最久的一部电影,他全力以赴搞了五年,零零碎碎搞了八年。在《心花怒放》之前就已经在写剧本了,等到那部电影都拍完了都还没写完。对于《疯狂的外星人》,自己的确称得上是认真!努力!他对荒诞,对文化冲突的感想都尝试在这部电影中表达出来,为此,他也尝试了和世界上最顶尖的特效团队合作。“这部电影满足了我的好奇心,希望也能满足观众的好奇心。”

至于下一部“疯狂”系列在哪里?宁浩毫不犹豫地说现在还没有任何想法,也许自己会效仿好友沈腾,放一年的假,啥事儿不干,专门窝在家里打电子游戏“我这人拍电影一般都是等着某种宇宙指示”他笑着说。

宁浩和他的爱将:我喜欢找熟人拍戏,很少拍帅的人

宁浩和黄渤、沈腾都是认识多年的朋友

说起沈腾,宁浩和他其实已经认识很多年了“我俩住很近,他就住我后面那楼”至于为什么一直等到现在才让他在自己的电影中担纲男主,是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太帅了,我很少拍很帅的人。”那一直找黄渤拍难道是因为对方不帅?他笑着说应该有这个原因。

宁浩拍电影爱找熟人,这样能省去很多麻烦,比如黄渤,典型山东人,充满了烟火气,特别适合诠释市井小人物;徐峥身上则有上海人严谨的做派;沈腾在他心中就是一散仙,爱聊爱说爱闹,“信口开河,胡说八道,那嘴堵也堵不上。他能在拍完《夏洛特烦恼》之后休息一年,窝在家里每天打四五个小时的游戏,说好听点叫不思进取哈哈哈哈哈。所以今年他没办法舔着脸再玩儿下去了。”看得出来是自己人才敢肆无忌惮地开玩笑。包括这次在《疯狂的外星人》中客串出演的雷佳音,也是因为老朋友了所以才能唰脸卡“你来给我串个角色呗。”宁浩说,好朋友们都住在一起,不开工的时候没事儿就串个门,聚个会。平时我拍电影你来帮个忙,你新片开机我去露个脸。仔细想想,他的确没用过什么不熟的人。是否这代表着他永远不可能和流量合作呢。对于这个问题他露出疑惑的表情:“主要是我一直都不懂流量是怎么回事,我基本拍电影都是先认识一个人,才会有后续合作,不会因为他是流量而请他拍戏,一定得是认识他,觉得他适合角色才有合作。”

宁浩眼中的重庆:是福地,一定会再回来

14年前,黄渤从井盖中探出头,成为《疯狂的石头》中的经典一幕

眼下宁浩正在重庆为自己监制的一部电影工作。闲时他也故地重游去当年《疯狂的石头》去取景地看看,还找到了电影中黄渤从下水道钻出来那个井盖儿,拍图发了朋友圈。“重庆的城市外观和现代化程度有很大的变化,但城市气质没改变。这里是长江文化的代表地,因为地势原因,导致城市特质非常突出且难以改造和复制。”

同时,他也注意到了重庆越来越成为不少导演镜头下的缪斯这一现象,“比如一白导演,他是重庆人,拍的重庆比较的赏心悦目,杨庆导演拍的重庆就更酷一点。至于我,我会拍得更更粗粝,更有力量感一点。”那还会再来重庆拍电影吗?“当然,我很喜欢重庆,这里是我的福地,有机会我一定会再回来。”

·对话

基本上,宁浩知无不答,对于影视圈一些敏感的热门话题,他亦乐于分享见解。

新女报:《疯狂的外星人》中的沈腾会和《飞驰人生》中的沈腾对打,有压力吗?

宁浩:我不觉得有什么对打,一个导演何必关注这事儿呢?我更关心的是我的观众看完高不高兴,花钱看电影的观众的感受最重要。

新女报:所以你也不愿预测票房?

宁浩:预测票房就和预测天气一样,我也不知道意义在哪。如果没有票房就说明观众没看嘛,他们也不吃亏嘛,最怕他们看完不满意。

新女报:你就一点不考虑投资人?

宁浩:为观众服务就是对投资人的交代,我从来不主张把不是你的观众拽进剧院,我常常跟投资人说最好的宣传就是挂羊头卖羊肉。你一做火锅的非把吃牛排的拽进来,火锅做得再好他也不满意啊。我只关心吃火锅的观众有没有进来吃火锅,吃完后他爽不爽。

新女报:都说2019是影视寒冬,你怎么看?

宁浩:一年有四季,万物生长总需要冬天来调控休息一下,等待萌生更大的生命力。任何东西一直发烧可能也不太好,顺其自然吧,我们也需要经历降温这个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