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情感

可以让她把话说完吗?有一种“职业病”能摧毁所有的亲密关系

2019-03-15 10:41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黄婷 浏览量:3677
3 0

一个人在某行业沉浸多年,

自然会形成一些职业习惯,

这些习惯和延伸出的性格特质会对亲密关系有什么影响呢?

他们都烦死了身边人的“职业病”

心理咨询中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不少人在倾诉情感烦恼、吐槽对方的个性缺点时,会着重强调对方的职业。

30岁的李婧是一家花店老板,长发及腰,四季长裙,声音软软糯糯温柔感性。她的先生余辉,是一位业内小有名气的律师。结婚4年来,李婧最大的烦恼是吵架永远吵不赢。余辉能言善辩,表达能力强爱较真,职场上自是辩才。但生活中却真招人烦,凡事都要争个面红耳赤,手势都冲着别人的面门来,很具攻击性,如果你据理力争,他会恼羞成怒强词夺理,争辩不行就狡辩,总之他一定是对的,永远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李婧词穷着急就爱哭,但即便余辉见她哭了,一边递纸巾一边都还要不依不饶补充说明。

26岁在银行工作的小鹇样貌清甜可人,她有一位交往了3年多的男朋友,两个月前,男友跟她求了一次婚,她扭扭捏捏没有马上答应,原因就是她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完全接受对方。小鹇的男友是一名中学老师,清高倨傲,好为人师,很爱教育人,且不留情面,经常得罪人,还是超级话唠,说教起来没完没了。生活中很多小鹇觉得无足轻重的小事,都会被他教育半天,且常常是居高临下的强势态度,完了还总不忘跟几句习惯性后缀“有没有认真听?”“记住没有?”跟他在一起,小鹇总会想起中学时那个严肃脸爱拖堂的班主任。小鹇还认为,因为男友说话直白爱扎人,长期的被动反击中,自己也养成了这个坏习惯,什么不好听说什么,什么话能刺到对方心里最痛的地方,就越有成就感。小鹇很担心,还没结婚就已经进入这种攻击性相处模式,结了婚,日子会好过吗?

42岁的医生刘岚正陷在“要不要复婚”的纠结中,她认为20多年的感情崩坏,似乎跟“职业病”有关系。刘岚与前夫周松读大学时在一起,那是一所医学院校,刘岚的专业是外科,周松是牙科,毕业后二人入职医院,几年后周松辞职开了诊所和医疗设备公司。此去经年,相看两厌。周松厌烦刘岚的“医生毛病”,洁癖、挑剔、苛刻,家里很多讲究,什么东西该放哪一定不能错位,回家必须在玄关就脱掉外衣换居家服,嫌钟点工做清洁不干净,再累回到家也要擦擦抹抹,周松稍有散乱便会遭到斥责。而刘岚不满周松开公司后就变身“唯利是图”“利益至上”的商人,家庭琐事讨论莫名就会变成谈判,气氛总是很紧张。后来,周松在外有了情人,本就有洁癖的刘岚哪忍得了这种事。离婚后,因为孩子时有联系,周松跟情人断了提议复婚,刘岚冷静反思,觉得以前自己也有错,对周松也似乎还有余情,犹豫复婚,可是两人的“职业病”,改得了吗?

黄婷解析

改变,从“自我觉察”开始

曾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关于职业习惯的小故事。某男是法医,媳妇儿让他去市场买黄鱼,男人到了市场发现有大黄鱼小黄鱼黄花鱼,还有颜色黄黄的鱼,不知买哪一种,于是把每种鱼的正面背面侧面剖面拍了一大堆照片发给媳妇儿。女人回复:算了,不想吃了。

莫名喜感的小故事,却是接地气的生活味儿,在每个经历过职场历练的人身上都可能发生,换个角度看,这是一种专业的体现。我总会问自感被虐到的倾诉者们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发现自己身上的职业习惯?”其实都有。

案例一中的花店老板,是名花艺师,终日花丛,很自然的花草就融入了生活细节,她家中的每个角落都有不同的花艺和香味,但其实她的先生并不是那么喜欢无处不在的花香,会烦躁抗议,但她感觉良好,不认为这是问题。

案例二中银行工作的女生,很是精打细算,交往中谁请的饭,谁送了多少钱的礼物,她心中有本清清楚楚的账,这方面她不是个会让自己吃亏的人。

还比如做编辑记者多年的我,难忍聊天对象讲话逻辑散乱不着重点,有时就会表现得没有耐心,先生就曾委屈抱怨“可以让我把话说完吗?”

“职业病”的心理动机其实是寻求认同,潜意识中自认为是亮点或者优点,事实上的确也可能与优点共生,善争辩的人聪明机敏,爱说教的擅归纳总结。但当特性过于刻板自我,成为一种毛病,必然破坏舒适度和亲密感。

心理学中的自我觉察是改变的一个好方法,观察记录自己的情绪、语言、行为,找到根源及时调整,别让坏习惯损坏亲密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