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情感

别信张爱玲的话,请和那个给你快乐的男孩子相爱

2019-04-24 08:44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龚正星 浏览量:5288
2 0

范冰冰曾放话

李晨是“最后一个男朋友”

如今看来摇摇晃晃要黄不黄的

怕真香的时候脸会肿

不敢说这是“最后一篇阿龚脱单记”

但敬告各位客官

今天我26岁,我又初恋啦

对方是一个好有趣的男孩子,我拿下他的过程超魔幻。

一、对了,他叫卡布达。

去年年底,《人物》杂志拉了个会员群,里头几大百人,闹麻了。而我的开场白是,“有没有重庆的,学习其次,我主要是来相亲的哈。”

群友卡布达火速回应,互相一定位,竟然相距不到5公里。得,私聊。

一开始他有些紧张羞涩,我也温柔矜贵,很克制但又很话痨的叨叨生活琐细。微信“面试”两天,我想我遇到了一个活宝,他嘴贱嘴贫,土味情话库存惊人,句句甜进我的笑点。

我属性比较浪漫一点,被阳光照一照,有风吹一吹,吃到一颗很甜蜜的糖,总之如果心情突然很快乐的话,都想要和某个人分享。

很多时候其实不过是随口一说,但他全部放心上,这大概就是爱情鸡汤通稿里两个人最好的状态,“你所有的温柔都有回应。”

▲偶然发现,他把我随手拍的照片,写的字,设置成了朋友圈背景

卡布达和我约定,努力健身,变成好看的至尊宝,然后在春天来的时候见我。结果那几天刚好有喜欢的展览,我就邀请他同去。

他磨磨唧唧不肯答应,我马上威胁,“等足两个月,风险太大,说不准我这棵葡萄树就被哪个小贼撬了墙角。”

孩子深以为然,毅然赴约。

当晚尤其冷,我们哆哆嗦嗦在黑不溜秋的室外看展,他递吃的给我,不小心碰到我的手,跟冰棍似的。电光火石间,不知道怎么就鬼上身,我一把抓住他的爪子握在手心里,“你手这样冰,害我想牵。”

他睁圆了眼睛,呆呆地看着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就这么随意地被拿下了。而我们认识,仅仅不到七天。

二、我们在一起很快,分手更快。

一时荷尔蒙上头带来的后遗症啊,名医都摊手。我牵了他,我在天气好的下午给他发微信,“我抱着一捆花在太阳底下走,好像把秋天的颜色穿在身上了。”

他说他怦然心动,他说他想象穿着焦糖色大衣,抱一捆花走在阳光里的女孩子的画面,他怦然心动。

爱情里的moment来得莫名奇妙,于是我们在一起,但很快发现问题。我是93年的,早就想结婚——不是因为父母催促,或者焦虑年龄,我只是想结婚,并且丁克。

我的军师,著名情感专家肥桃女士曾叮嘱我,“他有两个姐姐,你还敢丁克?婆子妈哭天抢地的眼泪都能淹死你。”果然,他从未想过丁克,也坚决不能接受。

我的逻辑是,我丁克的决定不会改变,你喜欢我那就要认同我。不能认同我那就分开,世界这么大,你总有同心合意的道友,不必非在一棵葡萄树上吊死。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我很干脆说算了。那晚雨好大,他穿一件葛大爷同款的卡其色风衣,来照母山,我们绕着弯弯曲曲的马路走了一圈又一圈,谈丁克,谈将来,谈崩。

真的是我要上楼的前一秒钟,他问我,“你真的想好了吗?”我回了“嗯”,他立刻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眼泪要落不落的望着我。

电光火石间,我又不知道咋就又鬼上身,一把抱住他,他把脸埋我厚实的肩膀上,嘤嘤嘤嘤嘤的抽泣,我慢慢拍打他同样厚实的膀子,“乖,乖,不哭了,那不分手了嘛。哭得姐姐心都化了。”

三、是的,我比他大三个月呢。

我妈坚决反对,“大娃,我去给你算了的,算命老师说,你必须找个比你大的,小一天都不行。”

我愁眉苦脸告诉卡布达,他一会儿狗腿,“哪儿算的?我马上去给改口费。”一会儿大义凛然,“葡萄树,破除封建迷信人人有责,就从你我做起吧!”

哈哈哈,那行吧。给他一个机会咯。

这小半年来,我带他见了两回我的女友。女友小鱼昨晚和我躺被窝夜话还问我,“我至今想不通你看上他哪儿了。”我记得我轻轻回了两个字:快乐。

他说他是宝藏男孩,我承认。他像一口井,一直一直挖,会有源源不断的快乐冒出来——

1.他很可爱。年轻的时候(自吹)像tfboy,可惜青年发体,成了加粗版本的TFBOY。坦白讲,女友们实心实意觉得他丑,但可能是王八看绿豆吧,我就觉得他胖胖的好乖,眉毛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头圆圆的,嘴巴圆圆的,看见就想揪一脸。

▲岁月对他的残酷很直接,一点儿余地没留

2.他很沙雕,常常有神回复。且看对话——

卡布达:呸呸呸,我嘴里怎么都是毛。

葡萄树:我今天穿的(衣服)羊毛。

卡布达:咦,那我岂不是四舍五入都算吃了羊啦!

葡萄树:最近老掉发,我不会秃头吧!

卡布达:恭喜你呀!古风少女!

葡萄树:???????

卡布达:你马上就变清朝人了,古董哟,美滋滋!

3.他很爱我,好多小细节。他蹲下身给我系鞋带的动作是认真的,我生气了他就委屈巴巴的看着我,半夜送手写信或是我爱吃的车厘子求和。他挺贫穷的,但对我超级大方,全套的金庸全集、一万多的苹果手机,背着我悄咪咪的买。(我知道他想买一万多的苹果电脑,抠抠嗖嗖大半年都没舍得,我于心不忍,鼓捣叫他退了手机)

▲会用小本本记下我说的每一个考点,会回应文艺女青年偶尔的小温柔小感伤

阿龚手记

和珍重你的人快乐地在一起

我一见他就笑。曾经很多人问过我,究竟什么算喜欢?什么是所谓对的爱情?我想我现在有点想答这道题:一见他就笑。

我向来不喜欢虐恋情深,但小时候被琼瑶阿姨荼毒太深,自认恋爱大过天。坦白讲,我情感细腻又澎湃,看正能量社会新闻都能热泪盈眶那种,很容易就被触动,小半生下来,心动过的,喜欢过的多多少少也有十几个,真正刻骨铭心爱过的人,也有。

那是真的低到尘埃,我表白,被拒绝以后宁愿守住好朋友的位置也不拉黑,就想着什么时候万一就杀熟。甚至在我谈恋爱之后,他一个电话,一个问候,我都会心绪起伏。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哪怕我仍然喜欢这个人,但我不会再等。

写这期阿龚脱单记的目的,是想和你们分享我对爱情的体会:

不要卑微的去爱一个人,像一颗蚕蛹,发不出声音也不能动。也不要去等一个人,喜欢你的人舍不得叫你等。爱情不是牺牲,不必委屈求全,也不要害怕。我看过许许多多美好的句子,但我只想用一句话形容爱情: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

怜取那个同样珍惜你的人。

亲爱的卡布达,今天我26岁啦,很高兴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