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情感

上游时尚|时尚辣妈张柏芝会不会被逼成下一个蓝洁瑛?

2019-06-06 17:09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李鳗亿 浏览量:7608
4 0

之前网上有一个难倒无数大神的话题:当精神病院的收治车鸣着笛来到你的面前,拿着你家人出具的收治证明,你如何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人?

说自己不是?精神病人谁会承认自己有病?说自己是?那就麻溜的上车吧~

像一个莫比乌斯环,绕不出去。

最近呢,张柏芝也陷入了“莫比乌斯环”里,自证和自辨都显得傻气又无力,只得一句:人言可畏。

张柏芝的“莫比乌斯环”

前情回放:

因为大张伟跟张柏芝一起做节目时,问张柏芝两个孩子喜欢吃什么,张柏芝含含糊糊,连说了几个对对对。

没有第一时间说清楚,被疑此前说的天天给孩子做饭是假,“你看,她连孩子喜欢吃什么菜都不知道呢!”进而翻出之前很多综艺节目中的“谎话”“大话”“前后矛盾处”。

然后盖章:张柏芝是撒谎精。那么,她说的啥,都不足为信咯。

再进一步,向太亲自下场推墙:张柏芝撒谎成瘾是因为从小悲苦,离婚又受了刺激,身世坎坷心理扭曲,导致思维破裂、情感障碍、幻觉妄想。言下之意,她有病嘛,大家多多包涵啊。

呵呵,那就是说张柏芝精神有问题咯?接下来,张柏芝能如何去怎么证明自己不是撒谎精,没有精神障碍?

这就要说回到两年前的一件事了。

彼时,Lucas在过生日,谢霆锋和王菲在日本游玩,张柏芝给儿子庆生完后在ins上告诉大家,她发烧生病了。两边网友正为“谢霆锋只陪女友不陪儿子”,“张柏芝戏太多故意博同情”吵得不可开交,又有好事者插进来,解读张柏芝在给儿子庆生那天,一直提到8月8日(王菲生日),由此推论张柏芝记恨王菲。

这下张柏芝炸了,在ins上连续反弹,解释“之所以不停的提到8月8日,是因为那是两个儿子开学的日子”,之后,被踩痛的她,更拉起全家人录视频(包括儿子和菲佣)祝福锋菲。

这下,看客们一边看稀奇看到饱,一面满足地打个嗝:“张柏芝疯了……”

张柏芝忿忿吗?那肯定的!倒不一定是因为锋菲,绝大可能是被围观看客刺激到!

经此一役,张柏芝再对这种声音做反应,是不是就显得越发的情绪不受控脑袋不好使?那“吃一堑长一智”呢?不做反应,任由人胡说,真真是对不起她那脾气!

我们已经看过疯女人的悲剧

如此往复,他们,是想把张柏芝,逼成蓝洁瑛吗?

“四大癫王”中,蓝洁瑛的故事,就是一个不断被侮辱和损害的精神病人的故事。在残忍的不断发酵中,大家共同将它变成了一个绝佳的连载,写成了现代版《警世恒言》。

蓝洁瑛死了,我们不需要下一个蓝洁瑛。

为女人说

孩子养得阳光就是证明

@阿龚你个葡萄树

关注张柏芝很多年,她就是自己经常煮菜给孩子吃啊,她就是一个人带小朋友啊,有什么问题?如果父亲不在身边,妈妈又不管,两个小孩不会长成现在这么阳光,健康大方的样子。还有,网友不是经常爱说嘛,所有有问题的小孩儿问题都出自原生家庭。随便换一个人,从张柏芝那个原生家庭里出生,很难长成乖乖的玉女吧?她就是抽烟,就是喝酒,就是纹身,就是讲话奇奇怪怪,但娱乐圈没有第二个张柏芝。我很喜欢她,也会一直喜欢她。

爱吃啥,你确定知道?

@豆豆妈

我现在也是孩子的妈,全身心地带我的孩子,爱我的孩子,但是你要我马上说我孩子喜欢吃什么,我也很难跟你讲明白。第一反应,孩子好像挺喜欢吃汉堡和烤鸡翅膀,但心念一转,这个也太不健康了,不好说出口。在家里他喜欢吃我炒的牛肉,但是并不比外面的牛排更喜欢。吃虾的话,大的不要,偏吃小个头的。蔬菜爱吃吗?好像不爱,但是西兰花可以吃一碗不带停的。

每个人的口味都是不断变化的,小时候喜欢吃的,长大了不一定喜欢。同样的,以前说的话,当时觉得是这样的事,过了几年,可能就不一样了呢?人是会变的,甚至记忆都不靠谱,翻这些空话,何苦呢?

反对一切为女人贴标签的行为

@咖喱兔

对于向太,我只有四个字:落!井!下!石!红口白牙的暗示人家精神有问题,以前还说拿张柏芝当女儿,要是真心疼她,可以私下里劝她,犯得着拿到公共平台上来说,还要大家“理解理解”?更何况,有情绪问题看心理医生并不是可耻的事情!这种“神经病羞辱”比“荡妇羞辱”还过分!

谁能保证自己遇到任何事任何情况下,都能情绪稳定,说话滴水不露?发几次火吹几次牛就神经病呀?那这个世界女人活得也太难了!

有时候说着说着就真的逼疯了

@风夜

说一个小时候邻居家的故事。隔壁阿姨生得很美又能干,就是脾气特别泼辣,因为婆媳问题,两口子经常打架。有次我们看见她披头散发走在雨里,嘴里念念叨叨骂人,就吓到了,背地里说她神经有问题。后来,不知道这个风言风语是怎么起来的,好多人都说她精神有问题。她家里人也这样说她,但却并不见去吃药治疗。

前两年我回老房子去,看见她蓬着头,说话止不住地摆头,听说得了抑郁症,但仍没有去治疗,心里觉得好唏嘘。

女报观点

说到“人言可畏”四个字,就让人想起阮玲玉。

对现代女性来说,阮玲玉的一生本不该如此。一个25岁炙手可热的影后,“中国的英格丽·褒曼”,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经济也能完全独立,却吞安眠药自杀。私人情感处理不妥,被人前人后诟病,行走之处流言低语,如腾腾升起的迷雾,将她困住。我们不知道她自杀当晚吃过那碗面时想些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她是如此疲惫,心力交瘁,无心再战。

《简·爱》诞生于十九世纪,书中,阁楼上的疯女人是阻碍简·爱幸福,被魔化的人物。1966年,英国当代女作家简·里斯(JeanRhys)出版《藻海无边》,以罗切斯特前妻伯莎的视角,讲自己曾被爱、被背叛,她是如何的愤怒,是怎么的反抗,又何以一步步被幽禁、逼疯。那是一个比《简·爱》更摄人心魄的故事,换一个视角,反而可能更真实。那个“阁楼上的疯女人”,住在伪装在爱情下的婚姻囚牢里,是被丈夫憎恨并关起来的“异乡人”,被周围的人不断诟病、质疑、摆布……不疯,很难。

一个美丽的女人,被设陷、盖章、疯狂,而后死去。在书里,是个跌宕抓马的故事,在真实世界里,是罪恶。

如果我们眼睁睁看着,往她们身上贴上“神经病”的标签,那下一个莫名的标签贴到我们身上时,又当如何?

除了“荡妇羞辱”,我们也要对“疯女人假设”,坚决说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