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热点

领秀重庆·封面人物丨歌手刘昱均:在异国追梦的重庆姑娘

2019-08-20 19:19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龚正星 浏览量:13152
5 0

她是新加坡旅居歌手,孙燕姿的同门师妹。出道5年,发过单曲,做过专辑,是重庆卫视春晚、CCTV央视“全球中文音乐榜上榜”等很多大型晚会的演唱嘉宾。

今年7月,她以评委身份亮相2019中国·重庆小姐大赛总决赛,放声铜梁玄天湖,于是我们惊喜地发现,原来身边还藏着这样一种好声音,像一捧清泠泠的泉水,格外的干净,透亮。

本期领秀人物,有请“重庆姑娘”、歌手刘昱均(迪奥)。

01

从重庆到新加坡的音乐之门

刘昱均是射手座,热烈的火象星一旦点燃,就会火势凶猛,无所畏惧。音乐之于她,就是一场烈火铺就的冒险之旅。

但音乐梦也不是从小就种下的,彼时成为刘昱均“我长大以后要做——”作文标题后缀的,是数学家。后来念大学,主修行政管理,总之和唱歌半点不沾边。

她以为,可能这一生的光景也就这样,普普通通,但胜在平安喜乐,简单顺遂。命运的拐点出现得很偶然。有朋友听说刘昱均喜欢唱歌,音质又特别,便辗转介绍她去酒吧驻唱。

“当时只是想着锻炼一下自己,还能赚点外快。”刘昱均坦言,“反正完全没有想过要做歌手。”抱着无心插柳的心态进了音乐圈,结果却成了今生挚爱。

她对唱歌痴迷,对舞台上的那束追光有了向往。为了更好地打磨音乐,她决定独自去新加坡求学,误打误撞拜在知名音乐人李偲菘的门下,成了孙燕姿的师妹。

拨云见雾,前路明朗,她的眼里终于盛满了热望,“我要做歌手。”

02

在瓶颈里怀疑和热爱音乐

去新加坡是2007年,刘昱均刚好19岁。回望来时路,她承认遇到过很多瓶颈,也一度对整个环境感到彷徨,“现在是好的时代,也是坏的时代——歌手变成一种没有门槛的职业。他可以没有唱功,没有审美,只要戳中所谓的流行点,就红了。”

甚至不流行也没关系,有粉丝就OK,他们会卖力应援,做出惊人的数据。“流量”大举进攻,劣胜优汰,好的音乐反而四面楚歌,难以突围。

刘昱均很怀念当初的音乐市场,歌手及团队认认真真出作品,专辑的名字要响当当,封面的照片要漂漂亮,每一首歌都有主打歌的气势,并且令歌迷回味无限。

继续愤怒和高冷当然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刘昱均是倔强的射手座,她无力改变环境,但至少可以平衡自己,修炼自己,向成为更好的音乐人进发。

▲她的日常就是逗逗喜爱的小动物、旅行、看书和录歌,闲适的人生

刘昱均很喜欢王菲和萨顶顶的风格,空灵缥缈,直击人心。尤其是那种要粉碎空气的海豚音和微微冲出来的咽音,实在是太迷人,刘昱均爱得不行,就反反复复地唱,一点一滴地练习和钻研。不唱歌的时候,她会去了解音乐的制作过程,比如编曲、混音等。

“我当然不是要成为编曲家或者混音师,只是你掌握这些专业知识,可以更好地沟通和表达。公司给什么就唱什么,这是工具,是流水线商品,而我想成为艺术品。”刘昱均说。

03

“重庆姑娘”的音乐世界

“存在即合理。我们要看到流量歌手、网红神曲背后代表的是听众的选择,音乐人其实可以在尊重市场的前提下,保持初心,表达声音,这两者之间一定有平衡点。”

刘昱均说,“有时候我也常常问自己,要不要转型迎合流量,火什么唱什么。但我看到林俊杰、孙燕姿和萨顶顶这样的音乐人不断在出好的作品,他们唱什么火什么,也证明了有独特风格的人是不可替代的,是有余力走得更远的。”

关于音乐,她有一个小小的野心,希望歌迷喜欢的是真实的、有趣的刘昱均,所以她做的音乐也很好玩。

有个小细节是,刘昱均有一年去北京参加全球音乐中文榜上榜,就去拜访了李偲菘老师,结果吃完饭和老师在停车场堵车45分钟,于是她就拿出自己写的有关重庆的歌词跟老师请教起来了,对方提了一些建议,这就是《重庆姑娘》的由来。

今年7月,2019重庆小姐大赛总决赛,身为评委的刘昱均在现场唱了这首自己参与创作的新歌,旋律明快,歌词完全就是城市游玩攻略——

有较场口川剧楼的变脸,有洪崖洞的吊脚楼,当然也少不了老字号火锅……在这座城市长大的重庆姑娘,又明媚又飒,勇敢得不得了,“她的眼睛望呀望,她的嘴儿给你尝,爱上我不要假装,我是重庆的姑娘……”

除了即将发布的《重庆姑娘》,刘昱均还有很多好听的歌。《心上江南》婉转多情,让人觉得像是躺在西湖边上小憩了一会儿;《感情线》唱尽低到尘埃的卑微,却又暗喻了欲望沉沦以后得到圆满的清醒。

我想,音乐之于普通人的意义,也许真是共鸣——无论她唱的是遗憾还是欢喜,都能从耳朵打到心里,让你知道,有人的悲欢与我相通,于是我此刻并不孤独。

求而不得也好,怦然心动也好,生活总是沉默的暗夜与簇新的阳光并存的,无论今天遭遇了什么,明天都值得期待和歌颂。

就像有人说的那样,“睡一个长长的觉,听一首喜欢的歌,感受生活明朗,万物可爱。”

1

Q&A对话

新女报:说到音乐,近年来很流行的说法是“华语音乐已死”、“众神时代远去”,你怎么看?

刘昱均:“满大街都是口水歌”,其实是刻板印象。像偲菘老师给燕姿姐写歌,都是反复去雕琢小细节,精益求精超级敬业,所以用心写歌的人还在,好的音乐也还在,只是偶尔被流量遮住了。但很多“有心人”在试图突围,无论是前几年的《歌手》《蒙面歌王》等等,还是今年很有热度的《乐队的夏天》,都是以另一种方式让好作品被关注。

新女报:假如有一个机会,让你唱没有内涵的口水歌,但会红,你愿意吗?

刘昱均:如果5年前你问我,我会说“不要”,但今天我的答案是“我愿意”。很多歌手入行都是因为音乐梦,但“活下来”才能追梦。市场不认可,你未必撑得到实现梦想的那一天。我希望先让更多人听见我,然后有兴趣发掘我的内涵。再者,我还是强调“平衡”——你看萨顶顶,这两年的《左手指月》和《大梦天华》,吴亦凡的《大碗宽面》,都是口碑和流量兼有的作品。所以真正有敬畏心的音乐人,不会让音乐丢掉内涵。

新女报:无论从事什么样的职业,似乎最重要的都是那“一口气”,那“一股劲”,你有想过放弃吗?

刘昱均:其实事业就像一个升级打怪的过程,你是大神还是菜鸟,取决于你的技术和实力。我们应该常常问自己—我有预设跟期待,可是当下的能力与它足够匹配吗?当你没有修炼到那么厉害的程度时,比起抱怨、愤怒,怀才不遇,不如默默积蓄,让“才”更有说服力。每个人都有梦想,但不见得大家都有机会做热爱的事情,我能唱歌已经是非常幸运。所以我不害怕,也不着急,等一等,相信命运总不会辜负努力又有实力的人。

新女报:重庆姑娘唱《重庆姑娘》,你怎么评价重庆姑娘?

刘昱均:上个月我受邀担任重庆小姐大赛总决赛的评委,算是很集中的见识到这座城市的女性之美。姑娘们从年纪上看还很青涩,但面对万众瞩目,却表现得落落大方,自信笃定。我觉得重庆的女孩子都很勇敢,生命力很旺盛,艳光四射的时候简直让人移不开眼。

▲刘昱均在重庆小姐总决赛现场演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