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女网 > 热点

她们与共和国同行 | 教师龚成惠:从养蚕到教书,70年岁月无悔

2019-10-18 20:48 来源:新女报 责任编辑/记者:新姐 浏览量:8183
8 0

开栏语


壮丽七十年,奋斗新时代。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想与你分享“她们与共和国同行”的故事。

70年来,一代又一代女性为祖国的建设、改革与发展开拓进取、贡献力量。她们在每一个平凡的岗位上,追逐梦想不负此生;她们在每一个普通的日子里,酿造着新生活的甜蜜……她们,是每一个与祖国共同成长的我们。

让我们一起穿越70年,追忆激情岁月,遇见美好时光。

第5期

从下乡知青到招工回城,龚成惠糊里糊涂投身教育,一弹指就是33年诲人不倦,桃李芬芳。回首来时路,龚成惠说算不上波澜壮阔、轰轰烈烈,她坚称“平凡”,却与共和国同行:生于1949年10月,真正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

龚成惠,70岁

数学教师

“我的青春正好撞上文革时期,工人阶级是老大哥,教师地位低,对象都不好找。恢复高考后,教师地位逐步提高,教育梦愈发熠熠生辉。”


落户铜梁当知青,通过招工回城入行教育。

出于安置老三届学生的需要,1968年12月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文章,其中引用了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许多知识青年开始被分配上山下乡。

龚成惠就是其中之一。

那是1969年,她从重庆江北,被分配到铜梁平滩公社。

龚成惠用“多好耍的”来形容那段知青岁月,甚至一回忆就是满脸藏不住的兴高采烈:

“我们生产队稻田多,田坎遍植桑树。男人种稻,女孩子就养蚕,一年两季,学问大着呢。什么三晒三消毒啦,给蚕熬中药治病啦,还有你知道吗,蚕子吐丝之前要给它吃糯米粉和黄豆粉唷,这样吐出来的丝才会更白,粗,长,结茧厚,卖到好价钱。”

蚕姑娘每天乐呵呵地养蚕,对将来如何是半点不忧心的。

很快,两年转瞬即逝。有一天,龚成惠突然听到广播通知江北区教委招工回城,她“哦”了一声,老老实实办完队长卖蚕的任务,才慢腾腾晃到公社填申请表。

隔了一个多月,教委的指示下来了:教书。龚成惠直接懵了,“我能教哪科啊?音乐?吼两嗓子还行,教课教不了;政治?实在没啥兴趣;生物倒是感觉挺有意思,结果即兴考我,我一道题都答不出来。最后主任没脾气了,问我到底想教啥,我说数学吧,我喜欢数学,当数学老师我是愿意的。

主任大笔一挥,开了张单子,初中生龚成惠就裹着铺盖,到二师(现重庆第二师范学院)进修充电去了。

她那时或许没意识到,“数学老师”这个身份,将主导她今后整个人生的剧本走向。


遗憾放弃高考,但是进步的教育追求从未熄灭。

因缘际会,龚成惠毕业后被分回母校——嘉陵中学任教。结果报到当天,领导说,“你接的是谢主任的课,谢主任查出癌症,一直撑着接班人到岗才能入院治疗。时间紧迫,你必须明天就开始上课。”

没有观察期适应期,龚成惠在最短的时间内走马上任,正式成了一名初三数学老师。然而,两年的培训实际上并非“定心丸”,她始终诚惶诚恐——我只是一名初中生,给初中生上课,我哪够格呀!

▲龚成惠(右一)和学生合影

怀着对教育的信念感和敬畏之心,龚成惠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见贤思齐,“玩命”修炼自己的教学能力。

转眼到了1977年,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停止了10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同年冬,570万考生走进考场,拥抱新的命运。

遗憾的是,龚成惠并不是其中的1/5700000。

“我非常非常想参加高考,但是小孩刚刚一岁,先生要去高考,无法兼顾家里。万不得已,二人只能取舍一人,我于是放弃了。”经过日以继夜地努力,先生成功考上大学。祝福之余,龚成惠暗暗自勉:我也必须进修。

▲龚成惠与先生

校长辗转了解到她的情况,一封介绍信送她去重庆教育学院读在职培训,“年轻教师追求进步值得鼓励,我给你开绿灯,但是,你得保证课不能少。”

保证保证!龚成惠简直恨不得把自己掰成两瓣用,“一边培训一边教学,晚上还要看书、备课、批改作业,虽然每天都感觉忙昏头,但前所未有的充实。”

教育是传道授业解惑,但又不仅止于此,更核心的意义,无疑是育人。


嘉陵中学停止办学后,龚成惠被分配到江北建新中学(现重庆市徐悲鸿中学)。那是一所新校,校长正组建领导班子,属意龚成惠做教导主任。

谁知这位爱将完全没有斯特里克兰德追求远方的心,她的明月光从来都是一线教育,“勉为其难接了教导主任的挑战,干了一年,我就去给学校物色了更优秀的继任者,然后坚决请辞。管理层实在是不适合我,我喜欢和学生打交道,当个班主任就很好。

龚成惠班主任工作方面的突出表现,的确是有目共睹。

坚守教育初心,看见森林里每一颗树。


正如著名中学校长李希贵所说,“当我们走过一片森林,只会感叹森林的壮观,却对每棵树的情况语焉不详。校园不比森林,我们没有权力通过竞争去实现优胜劣汰,而是要发现每棵树独特的生存需求和生存价值。

也许教育最理想的境界是看见森林里的每一棵树,而这,正是龚成惠的育人初心。

此前接受《新女报》独家专访的封面领秀人物,优秀教师刘祖兰,曾和龚成惠搭档6年,她告诉记者,“在龚老师眼里和心里,每个学生都是宝贝,不会因为成绩好而偏爱,也没有因为成绩不好就轻慢。她对优等生采取榜样法,让他们成为班集体领航人物;对后进学生采取激励法,尽可能挖掘其潜力,找到兴奋点……所以我班所有学生都能在班集体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可谓各得其所,各展其才。”

▲刘祖兰(左)和龚成惠在组织小桔灯晚会

龚成惠确然是一位不拘一格的现代教育人。

她善于将心比心,发现学生早恋苗头,不“出卖”,不动声色建立信任,让燎原的星火刺激学生加倍努力,以成绩相报;

她创新教学活动,制作小桔灯手工,办14岁集体生日派对,玩抢板凳游戏,演话剧排节目,带着学生去长寿湖游泳;

▲同学们在玩抢凳子游戏

▲带着同学们去长寿湖游泳

▲为孩子们举办14岁生日派对

她从不“满堂灌”也不补课,看重学生思维逻辑的培养更甚于分数,班级成绩同样名列前茅……让孩子们快乐地、自信地学习,她办到了。

“我希望每个学生在原有起点上有所成就,有所进步——哪怕只是今天的作业本比昨天多一个笑脸,都算一种进步。”龚成惠说。

后记

龚成惠的70年经历,书写着新中国的教育奋进之笔。

1969年,跟着知青上山下乡的浪潮,投身乡村开垦建设;1971年,招工回城,走上教育岗位;1978年,文革后首次恢复教师职称评定,获评一级教师。此后,她从一级教师到高级教师,再到教研组长、教导主任。2005年退休后,又因为心系教育,继续发挥余热,先后受聘重庆巴蜀中学和重庆东和皇冠实验中学,教龄长达40年。

参观她的书柜,整齐码放着一摞红彤彤的奖状和荣誉证书,数了数,足有63本之多。

太了不起了!她是当代女性最好的样子,或许她的故事不够轰轰烈烈,却在每一个平凡的当下做到最好,认真工作,努力生活。

她与共和国同行,从未辜负时代。古稀之年,青春无悔,真好。

文_首席记者龚正星

图_受访者提供

征集:“她们与共和国同行”人物

如果您是出生于1949年前后的女性,或您身边有这样的女性,请向我们自荐或推荐,就有机会登上新女报“她们与共和国同行”系列报道,回顾精彩人生。

征集条件:年龄70岁左右的重庆女性

联系方式:18883251832、13883666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