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上游新闻APP
当前位置:新女网 > 热点

【情意绵绵刀】旁人的笑颜,只是你生活的假面

2014-12-08 13:10 来源:新女报 戈娅 浏览量:
76 7

情感主编


新浪微博:@戈娅


多数温柔,偶尔发飙。一直在倾听,请放心写信。


戈娅邮箱:16431877@qq.com


逛朋友圈,遇到几样东西是必须绕道走的,一种是“千万人转发”和“亿万人转发”,我这么高冷傲娇的人,自然是不屑于随大流;另一种是比总裁文还要总裁文的总裁语录,很想给它加个副标题《照着做绝对不会发大财》;第三种呢,就是各种老头老太太的牵手图片大集锦,配的文字总是很煽情,“最美的爱情,就是和你坐着摇椅慢慢摇”“告诉你什么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看了你绝对会泪流满面”。


真是怪了,大家素昧平生,原po都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我又凭什么要泪流满面?


何况,就像柴静在一篇文里引用过的别人批评她的话:“自我感动、感动先行是准确最大的敌人,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长久婚姻背后的真相,那些因果的链条,你不是当事人,你怎么知道?台湾作家施寄青写过一篇米缸条约的文,说的是一个男人保持原配米缸常满,在外面和另一个女人生活了30多年,到了晚年又回到原配身边,让她侍奉。要是这个老太太搀着那个药渣般的糟老头子去医院做复健,被哪个路过的闲人拍下来发到网上,也未尝不是一幅“让人泪流满面”的好风景呢。

长久而愉悦的婚姻,当然不是没有的,一开始,他们如《圣经》所言,“有的时候,人和人的缘分,一面就足够了。因为,他就是你前世的人。”此后,双方都懂得经营,在烟火之气中保持着精神上的共鸣,互相成长,彼此引以为傲,这样的婚姻,不会寡淡如水,更不会度日如年。杨绛和钱钟书算是一对。


但是,当你能以冷静的思辨之心阅读和环顾四周,你会发现,很多长久的婚姻,并非是这样的幸运。


民国时期有几个人的婚姻是常被人津津乐道的,其一是以惧内闻名的胡适,曾看过一篇写他和江东秀的文,里头有一句“无情人终成眷属”,十分精妙。胡适爱上曹诚英,斗胆提了离婚,但被凶悍的江东秀以“我要杀掉两个孩子”吓到赶紧让曹堕胎并把她送到国外以绝后患。有个叫“春秋文子”的作者分析过胡适为何与妻子白头到老,性格的懦弱只是其中之一,最重要的原因是,胡适爱面子,当同时期的很多有名男士如鲁迅、郭沫若、郁达夫等抛弃糟糠之妻的时候,这样传统的忍耐,可以为他博得一个大师的道德好名声。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除了胡适夫妇,还有林语堂和廖翠凤、梁启超与李蕙仙,也是常被人拿来做“令人泪流满面”的范本。可是林语堂始终还是爱着年轻时求而不得的陈锦端,他甚至从来不在廖翠凤面前掩饰对她的留恋,她常年是他们家的座上宾,直至林暮年百病缠身,听闻她的消息,还要试图从轮椅上爬起来去看她。也真是亏了廖翠凤能忍,换了现在,哪个女人这么有容乃大?还“让人泪流满面”呢,不打得你泪流满面才好。


梁启超呢,爱上何蕙珍,还给太太写信详细讲述自己如何对蕙珍小鹿乱撞,指不定当时是想着太太若能一怒之下说了分手,他也就省得当那开口难的人。谁料到太太如此通情达理,不急不躁,反倒弄得他被挂在了墙上,梁太心机之深沉也是响当当的。此外,他当年与谭嗣同发起“一夫一妻制”,又在徐志摩和陆小曼的婚礼上当众斥责他们把婚姻当儿戏,逼格整得这么高,现在又想走下神坛策马红尘,也是蛮过不了旁人背地暗笑这一关呢。


所以,婚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人的笑颜,只是你生活的假面。把于事无补的星星眼收回来,先学着观自身吧。


热门活动
1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