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上游新闻APP
当前位置:新女网 > 热点

【智周刊】傅晓田:在这个世界探寻真相

2015-01-13 10:42 来源:新女报 浏览量:
100 1

80后重庆美女傅晓田,凤凰卫视《风云对话》主持人,2011年利比亚骚乱爆发,她亲赴战场报道,被誉为“沙漠之花”。从实习记者到如今的高级记者,从采访经济学教授到如今的国际政坛一线人物,她对这个职业的态度以及对自我的要求都是一样的,就是要在这个世界里寻找一切的真相。



傅晓田


凤凰卫视高级记者,《风云对话》主持人。


曾经的剑桥清新女孩,几年后变身勇敢的“沙漠之花”。


“新闻”,总在挠她的痒


上世纪80年代,傅晓田出生在重庆北碚一个革命家庭里。曾祖父母都是老红军,爷爷奶奶也都是早年入伍,随部队南下,到了重庆定居,她也因此就读于曾经的西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小时候的傅晓田,有着明媚的五官,清澈的瞳孔,大方的声音,在中学时期便是学校文艺活动的明星人物。西大附中举办的第一届缤纷节是她主持的,这次回重庆,也是因为跨年举办的第十四届缤纷节,她是特邀嘉宾。


回顾那段校园时光,傅晓田眼里满是笑意和怀念。当夕阳红幕逐渐蔓延天空,她就喜欢沿着学校不远的嘉陵江边,踱步思考未来该走的路。她很踏实,学习也很用功,是学校重点培养的尖子生,不管是学校还是父母都希望她能去学经济,但在傅晓田的心里,想的却是新闻!“我们常被自己的眼睛所误导,被他人的一个眼神动作所迷惑,相信自己看到的就是真相。只有学习新闻,了解新闻,才能辨别剖析那些遮挡住眼睛的残叶”。傅晓田说。


“人大新闻专业,不服从分配。这就是我的第一志愿。”没有顾忌与迷茫,但在父母的要求下,她还是在第二志愿填了北京语言大学,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高考放榜,“万一”真的发生了,没有达到第一志愿专业的分数,她退而求其次去了北京,读了第二志愿。


大学里,学习英语语言文学并在北大同时考了经济双学位后,傅晓田开始考虑出国深造,但当时的社会环境让她拿不定主意,是出国继续学习经济还是传媒或是其他?不,都不是,这些疑虑很快被她打消,因为“新闻”又在挠她的痒了。


Q:身为女性,却长期跟经济、新闻、政治打交道,不觉得反差挺大吗?


A:我是双子座,天生的好奇心,不愿意等待,这也驱使我要掌握主动权,追求不被人了解的事实。也只有进入了这个行业,才能近距离地看见新闻历史的发生,拿到第一手资料。我也和大多数女性一样关注时尚,但那也只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是一种调味剂,却并不能陶冶自己的情趣,也不是需要我攻克的领域。


第一次出镜,连脚指头都兴奋


2006年,新闻在剑桥尚属新兴,非科技类专业,所以还未设立。傅晓田去了剑桥丘吉尔学院攻读1年教育专业,并拿到了哲学硕士。与曾生活多年的重庆和北京截然不同,伦敦的冬天难熬且折磨人,但在这里学到和感受到的,远不是那些寒冷可阻挡的。这里的一切都有章可循,有规则且制度明确,这是傅晓田喜欢的。拿下学位半年后,她回国了,但国内的环境和人际对于已然习惯伦敦社会的她而言,却并不能适应,于是又筹谋着出去。


2008年雷曼兄弟公司破产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伦敦成为金融暴风眼,全球媒体的聚焦点。就在这时,设立在伦敦的凤凰卫视记者站招募实习生,而那时已回国的傅晓田正准备入职银行,她毫不犹豫地飞到伦敦成为实习记者。


从为同事买三明治联系采访干起,只为这个难得的机缘和多年来深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痒”。没有学习过新闻相关专业,不会摄像,不会调音,不会剪片做后期,压力很大,但学到的东西全部是实打实的技术。采访各经济学院的教授之余也时常有倾向性地询问他们其他相关的问题,即使当时用不到,但指不定以后呢?傅晓田心底有一个很大的新闻职业蓝图,一开始就扎好了根。


那时也正值伦敦申奥,站里只有她和另外一个记者,当从画面里看见拿着话筒进行现场采访的自己时,不再忐忑和不安,只有连脚指头都感觉到的兴奋!不是因为自己在屏幕前出镜,而是因为终于体会到多年来梦想成真的职业,原来是这种感觉。不会满足,还要更多,还有更多需要开阔眼界和充实自己的地方。


Q:很好奇像你这样美貌的女生,对台前和幕后的工作哪个更感兴趣?


A:很多人也许会认为主持人都是明星一样的,台前风光,只追求名利。但可以肯定地说,我不是这样的。如果让我抛弃台前的身份去幕后做新闻的采访和制作,没问题,但让我抛弃采访的部分,只做台前的主播做明星,就不行。我的理想是新闻,那么我最认可的职业和身份,就是记者。


“沙漠之花”,成为新闻中的人物


2011年,利比亚骚乱爆发且流血事件频发,那是傅晓田正式进入凤凰卫视的第三年,她已成功报道过英国大选、英王室大婚等大事件。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她却不知道去相信哪个声音,在没有可靠的消息来源的情况下,她想着还不如亲自去探寻真相。


就在凤凰卫视15周年庆晚宴上,董事局主席刘长乐在座,傅晓田主动请缨。二十多岁,太年轻,所有人都不放心她去。但稍显稚嫩的“女孩儿”模样,难掩她瞳孔中对追求真相的炙热与渴望,刘先生直接拍板同意并给予了她最大的支持。


傅晓田和另外一位也是重庆籍的年轻记者,拿上设备带上行囊便前往当时世界都在关注的混乱中心——利比亚。报道,文字,撰写,摄像,后期制作,成片传输,两人配合默契,但过程并不轻松。从埃及辗转到利比亚,路过荒无人烟的小镇,车轮滚动,枪声四起,被炮火烧起的房屋,火光照红了整片天空。即使内心害怕,但脚步不停。偶尔途中听见炮火也只是互相商量判断一下,危险吗?会影响采访吗?不会就继续。感觉有危险时就跑起来,但摄像继续,因为当时她正处在新闻中,她也是那条新闻的其中一个人物。


当第二次顺利从利比亚结束报道回来后,傅晓田的工作得到了台里极大的肯定,得以直接进入香港总部做观察员,参与政治、国际会议的采访。从曾经的人物采访到现在《风云对话》里对话国际政坛里的风云人物,这期间,她采访过的国际风云人物无数,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奥地利总统菲舍尔、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等。


某些被访人在采访前就会预示你接下来的谈话内容,因为他知道你的某些问题正是他们需要避免和不被媒体公布的。但同时他们又需要通过你的声音,并以此为媒介去传递他们需要被传播的信息。每一次的采访都使傅晓田承担着相当的压力,每一次细品环节的疏漏也着实让她有些焦虑,但这样的工作内容也反过来影响着她更加谨慎的为人处世。当她全情投入,经验的积淀影响着她对谈话内容的判断,她在用她的价值观引导着对话的发展。


Q:当你试图挖掘真相的时候,是否会在被采访者那儿遇到阻力并困扰你呢?


A:政客与媒体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作为政府机构,成为朋友是他们的愿望,而不是一个没有政治野心的新闻报道者的追求。这是矛盾又互相制约的,而作为新闻报道人,由此产生的阻力是在所难免的,明明抬头都看见光了,伸手却抓不住它。在如此的时代背景下,困惑和阻力对我精神上无疑是一种冲击,但在这样的折磨中寻求刺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属于我的满足感。


不是工作情感至上,而是我至上


在恋爱态度上,傅晓田欣赏法国人的洒脱,不管是否已婚,在外人眼里她们一贯的精致且优雅,并独立规划着自己该享受的人生。她曾经问过一位法国同事,对方有着和她一般年龄的女儿,旁人在担心他女儿的婚事时,他反而惊讶“我女儿现在很受欢迎,为什么要结婚呢?”傅晓田欣赏这样独立且享受自我的态度,回到香港后,对于成天把结婚和男人挂在嘴边的女人不能苟同。


于她而言,感情应该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而不是一竖标杆或人生的终极追求。当然,有了男朋友自然能减少许多不必要的约会与交际,可以固定下来慢慢相处并培养感情。这就像是她选择工作的态度一样,不是她一定或应该争取的工作,而是她喜欢并满意的。感情也是一样,周围的人都结婚了,当妈妈了,这样的压力有,但并不会使她按捺不住匆匆把自己交代出去。直到时机合适的时候,她会做出自己的选择。


Q:你作为一个重庆女性,进入了凤凰卫视这样大的平台,在生活中是否也有一些兴趣或某些细节可以分享给我们呢?


A:一年有3到5次的假期,比起到处旅游走马观花,我更喜欢去中东,地中海,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在那儿阅读人物传记或者历史等方面的书,比如讲述英女王的生平或她如何与家人相处,撒切尔夫人又是如何奋斗成为这样一位铁腕女性,又或是欧洲上古时期的历史文集。在阅读的过程中,其中的牵连与线索开阔了我的眼界。



热门活动
1
最新资讯